×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22岁淘宝美女模特做"腿部吸脂"整形手术死亡

来源:生活报    2013-09-13 16:48:21    编辑:黄瑾
 11日,哈市22岁淘宝女店主、网店模特王琳刚从北京飞回来,就走进了提前预约的哈市道里区顾乡大街129号一家名为“名佳”的医疗整形美容机构。6个小时“手术”后,本打算做腿部吸脂、用脂肪填充额头变得更漂亮的她,却没有料到在此失去了年轻的生命,留下了万分悲痛的父母和亲朋好友。

  11日,哈市22岁淘宝女店主、网店模特王琳刚从北京飞回来,就走进了提前预约的哈市道里区顾乡大街129号一家名为“名佳”的医疗整形美容机构。6个小时“手术”后,本打算做腿部吸脂、用脂肪填充额头变得更漂亮的她,却没有料到在此失去了年轻的生命,留下了万分悲痛的父母和亲朋好友。

王琳照片

  12时30分

  两个小时等来麻醉师后被推进手术室

  “好几个医生、护士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没危险。’王琳才同意做手术。”王琳好友莹莹说。

  11日9时许,刚从北京飞回来的王琳没有马上告诉家人,而是跟好友莹莹一同去了哈市道里区顾乡大街129号一家名为“名佳”的医疗整形美容机构。

  “她要做腿部吸脂、脂肪填充额头的手术,四五天以前就已经预约了。我们11号10点多到的美容院,王琳反复问这个手术是否有危险。好几个医生、护士你一言我一语地说:‘没危险。’王琳才同意做的。”莹莹回忆,“由于需要全麻,所以我们等了两个小时不知从哪里赶来的麻醉师。12点半左右,王琳被推进了手术室。”

  15时至16时许

  护士两次跑出手术室买药

  “我又问:‘怎么还不出来?’得到一个护士的答复是:‘没事,这个手术慢。’”王琳好友莹莹说。

  莹莹告诉记者,“美容院的人说这个手术也就3个小时,按理说下午3点半应该完事了。可三点的时候,我却看到手术室的护士往外跑,喊前台去买药。”

  莹莹说眼前的情况完全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反倒有些气氛紧张。“我当时就问护士,手术怎么这么慢,美容院的护士说:‘手术精细,得七八个小时。’”

  “我就一直等在手术室外面。直到下午4点多,又有护士跑出去买药。我又问:‘怎么还不出来?’得到一个护士的答复是:‘没事,这个手术慢。’”

  19时

  美容院打120车赶到时人已死亡

  “护士说王琳低血糖,休克了,去医院吸点儿氧就没事了。”王琳好友莹莹说。

  此时的莹莹心中一直不安,但也只能耐心地和另一名后赶到的朋友小尹继续等待。“直到晚上快七点了,有护士跑下来,让我们几个人陪王琳去医院。”

  “我问:‘怎么了?’护士说王琳低血糖,休克了,去医院吸点儿氧就没事了。”小尹告诉记者,“美容院随后打了120,过了两三分钟,120赶到的时候,确认人已经死亡,不能往回拉了。”

  “直到这个时候,那名姓邢的大夫才往楼下跑,问我们王琳家长的电话。我们想要上楼去看王琳,却被他一把拽住不让看。”小尹告诉记者。

  “叫了120,医生护士都跑出手术室在门口等,我才注意到,麻醉师看上去50多岁,手一直抖,说话舌头发硬,走路有些栽歪,像是有脑梗病。”莹莹说。

  警方:

  目前无法定性非法行医将做进一步调查

  11日20时36分,康安路派出所接到报警。“昨天晚上我们已经找来做手术的医生、麻醉师等三人调查了解,我们的办案民警和教导员连夜查办此案。今天我们向哈市道里区卫生局了解到,其中两人有行医资质,另一名麻醉师也有行医资质。而且,卫生局方面也出示了有关这个美容机构的相关资质。虽然现在这家美容院的法人代表在外地。但是就目前我们掌握的材料来看,无法定性此案为非法行医。至于能否立案,需要视尸检结果而定。”康安路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就现有情况来看,他们将在24小时后释放三名参与手术人员,然后对此案进一步调查。哈市卫生局方面也将介入调查,而尸检结果将成为关键所在。

  120记录显示:

  无既往病史赶到时已现尸斑

  “患者在美容院做吸脂手术,麻醉时,患者出现呼吸微弱,脸色苍白。”120记录显示。

  12日下午,记者在哈市道里区康安路派出所门外看到,王琳的父母和二三十名亲朋好友守候在这里,等待着警方的调查结果。

  记者在王琳的亲友手中看到一份由哈尔滨市急救中心盖章的《院外病案记录》中显示:120接到电话的时间是18时54分,19时20分到达现场,送达地点为“原地未送”。

  其中,简要病史一项显示:“患者2小时前在美容院做吸脂手术,麻醉时,患者出现呼吸微弱,脸色苍白。1小时前,患者出现呼吸停止,意识丧失,医院立即给予吸氧。10分钟前,医院呼叫120到现场时,患者肢体冷却,呼吸停止,脉搏消失,瞳孔散大固定,对光反射消失,生理反射消失,皮肤出现少量尸斑,心电图呈直线。”

  此外,既往病史一项显示为“健康”,多种致命疾病均无病史。

  “都出现尸斑了,至少死亡一段时间了。那么这么长的时间,他们美容院的人究意在手术室里干什么了?发现人不行了,为什么不能早点打120先救人呢?”王琳的舅妈等亲属质疑。

  王琳姨妈:

  “王琳平时特别乖特别听话”

  据王琳家人介绍,王琳开了个淘宝店,兼职做网店模特。一些亲戚朋友也在开网店,都找王琳做模特。在长辈们眼中,王琳是个勤奋、懂事的好孩子。

  “王琳平时是个特别乖、特别听话的孩子。即使出差在外,也会每天给父母打一个电话。每个父亲节、母亲节她都会给父母买礼物。舍不得给自己花钱,也不会亏着父母。她妈妈的吊坠就是琳琳给买的。”王琳的姨妈告诉记者。“这孩子平时看见长辈都很热情,会主动打招呼,很有礼貌、很懂事。”王琳的舅妈告诉记者。

  王琳父母:

  “我们只有一个女儿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

  听着亲朋好友的夸赞与叹息,王琳的父母在一旁安静地听着、默默地流泪。

  在王琳的好友莹莹向记者讲述王琳手术的过程时,王琳的母亲林立艳一直不停地抹泪,几次莹莹不得不中断讲述,等待林立艳情绪平复。

  “这一辈子不就是为孩子在奔波吗?我们两口子只有王琳一个女儿,突然间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没了……”王琳的父亲王文革话还没有说完,眼眶中的泪水已止不住地奔流下来。“他们都已经是40多岁的人了,失去了唯一的女儿,这种打击没有哪个父母能承受!”王琳的舅舅痛苦地说。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