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女工生育困境不该被遮蔽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4-12-10 09:43:25    编辑:黄瑾
综合佛山卫计部门的不定期通报,今年以来,各区打击“两非”(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和非法行医的专项行动斩获颇丰。

   苦丁茶

   (马达看法)

   综合佛山卫计部门的不定期通报,今年以来,各区打击“两非”(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和非法行医的专项行动斩获颇丰。比如今年8月底的统一行动,突击检查了12家医疗机构,竟有6间为无证诊所。发现了,当然要依法取缔。比如最近刚被吊销执业证的南海卫校第四门诊部,就是因开展非法人流业务。

   不过,面对这些“战果”,我们或也无心叫好。据2012年国家人口计生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工流产1300万例以上,位居世界第一,其中50%是反复人流。这还不包括1000万药物流产和在民营医院所做人流的数字。而如果将这个未知的数据,与另外两项对照,我们的心情恐将更加沉重:人流群体中,未成年少女占比近50%,女工为38%。究其原因,要么是避孕知识欠缺,要么是生存所迫。与此同时,一些无良医院、诊所为了招揽生意,夸大宣传“无痛人流”,故意制造医学和道德上的盲点,显也难辞其咎。

   有一部分传统的观念认为,这是女人们生来就注定要承受的。但在一个现代的文明社会里,我们更愿意相信:女人必须有权利决定要不要当母亲,以及什么时候当母亲;这种权利,并不只是在她生命或健康受到威胁时才有权利选择堕胎。真正自由的选择,意味着她们可以选择合法、安全、经济上也可承担的堕胎,也可选择毫无顾虑地生下孩子,而不必为此付出惨痛甚至非人的代价(比如辍学、失业或忍受他人的歧视、嘲讽等)。何况这个群体中的女性,很可能就是你的母亲、姐妹,或是女友、妻子。

   基于收费和私密性问题,民营医院以及大量的无证诊所,共同分享了这块由女人血泪制成的市场化“蛋糕”。单以外来女工为例,据广东省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的调查结果表明,“打工妹”群体的避孕知识欠缺,包括已婚、有男友、无男友所有类型打工妹,27%的人不知道怎样避孕,20%的人不知道会在什么情况下怀孕,25%的人发生性关系不采取任何避孕措施。与此同时,另据佛山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去年发布的调研报告,有近五成的外来女工因生育被迫放弃工作。在这背后,除了部分企业对孕期女性的聘用条件苛刻或变相解聘外,还在于生育保险并未能覆盖全部育龄女性。而一旦被迫辞职,更难享受到相关待遇。至于人流后依法本该享受的假期及适当补助,更是无从兑现。所以,对于她们而言,摆在眼前的问题,并不是生(育)、升(职)两难,而是生育与生存的对冲困境。

   我们不知道,像前面这种种“不敢生”,在人流群体中究竟占多大比例。但可以确认的是,严打非法人流后,肯定将推高她们的成本。通过新闻检索可知,此类专项行动几乎每年都要进行,却都不可能断根,为何?一是有市场需求,再是有巨额利润。所以,相关官方行动的背后,是“医患”双方竟都愿选择铤而走险。

   这种悖论式的治理处境,之所以会频繁出现,原因还在于,无论是法律落实,还是相关社会服务,都远未真正企及女性群体的需求。(@马达加斯加)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