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没有脑残的爱,就没有伤害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02-06 10:28:13    编辑:黄瑾
2月4日,有媒体发了一条图文微博。图片上,两名年迈的环卫工举着一张心愿卡,上面写着:“年轻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与此同时,另一张图片也获得了数以万计的转发。那是一张卖鞭炮老人的照片,上面也写着一句话:“都不买鞭炮我咋办,我特么也是老头。”

   2月4日,有媒体发了一条图文微博。图片上,两名年迈的环卫工举着一张心愿卡,上面写着:“年轻人,少放点鞭炮!让我老伴早回家过年!谢谢体谅!”与此同时,另一张图片也获得了数以万计的转发。那是一张卖鞭炮老人的照片,上面也写着一句话:“都不买鞭炮我咋办,我特么也是老头。”

   新旧年交替,人类总是各种情绪勃发,一些朋友不是祈祷世界更和平,最少也要在台历或其它什么东西上自勉,新年一定要做全新的自己。这也算人之常情,而阖家团圆的时刻眼看要到来,媒体忙着关怀弱势群体也是这种情绪的延伸,大有“他人不自由,我便也不得自由”之意。通常来说,这种呼吁哪怕得不到响应,一般也不会有人反驳,比如你劝老板们赶紧把农民工的薪水都结了,又比如你提醒政府不该让孤寡老人年关太孤独。

   而呼吁年轻的朋友不放鞭炮,理由是让环卫工早点回家过年,这就有点离谱了。放不放鞭炮是年轻人的自由,所谓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只要不在禁鞭区域燃放。这就不用说包括鞭炮生产、运输乃至批发之类的上游产业链都会受损了。从这个角度说,岂止卖鞭炮的大爷要反对。实际上,将所谓的“少放鞭炮让环卫工早点回家过年”一拆分,便知诉求其实包括两方面,一是请大家呼吁少放鞭乃至禁鞭,二是社会应该多关怀环卫工。第一点不用说了,老生常谈,谁也说服不了谁。要说鞭炮也够郁闷的,大家一说起祖国伟大发明,鞭炮就要被抬出来,但有人真要玩一回,好了,别人不乐意了。

   至于第二点,同样不新鲜。从以往的报道来看,环卫工也分几类,有编制的环卫工很多是不上街干活的,干活的是他们雇的农民工。这也是为什么在一些地方,曾经出现研究生追逐环卫编制的场景。对于真正干活的那部分人来说,工资的确不高,而这有赖制度补漏,比如让这个行业充分市场化,挤走占位不干活者,过年该给干活者三倍工资的,劳动部门则要协助落到实处。否则,拿不到满意报酬,环卫工早点回家恐怕也无甚意义。

   你看,春节是否应允许放鞭炮和应保证环卫工的利益,单看都是很有价值的话题,一结合就成了“四不像”,只好被归入脑残心灵鸡汤。这说明做人光有爱心是不够的,还要学会在不伤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情况下说理。我以为,没有脑残的爱,才没有伤害。 □柴辣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