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医生工作室渐成投资热土 多个瓶颈还有待突破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05-14 08:31:56    编辑:宋腾虎
医生是否能如预期般实现解放成为“自由人”,业内一直颇具争议。但时下,手握重金的业内外资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开始抢闸。

医生是否能如预期般实现解放成为“自由人”,业内一直颇具争议。但时下,手握重金的业内外资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开始抢闸。

近日,广州中医药大学固生堂宣布欲做中医药类的线下版“阿里巴巴”,要在未来两到三年建成两三百个医生的个人工作室或者诊所。而此前,爱康集团已与来自广东地区的一些知名医疗专家建立战略合作,共同成立“私人医生工作室”。

医生工作室为何这么火?大医院会同意医生以自己医院科室主任的名义在外设工作室么?

医生工作室渐成投资热土

近期,由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大外科主任林锋领衔的“林锋胃肠肿瘤医生工作室”在珠江新城成立,同一天揭牌的还包括另外中山六院综合病区主任谢汝石和广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中医科的张子谦医生的工作室。这三个工作室据称是广东省首批“独立第三方医生工作站”,都挂靠在民营医疗体检机构爱康国宾旗下。

除了爱康国宾,打算借医生个人工作室扩大全国版图的还有目前挂靠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名下的民营中医院固生堂。后者刚刚于4月30日固生堂集团完成中国中医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这一融资由富达亚洲风险投资基金领投,N E A基金跟投的B轮融资总额高达2500万美元。其中60%的钱将被用于开建医生个人工作室或诊所。

“我们期望能够在未来两到三年差不多两三百个不错的医生能够成立自己的个人工作室或者诊所,我们帮他们支持他们开出自己的诊所。”固生堂董事长涂志亮如是告诉南都记者。

不过,不管爱康国宾还是固生堂,其布局医生个人工作室业务,都处在试水的阶段。

多个瓶颈还有待突破

这一模式究竟有何魅力去吸引医生?按照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副教授谢汝石的说法,医生工作室的模式能够让“医生可拎包创业”。如果在医生工作室能得到患者和专家的好评,而且能够给专家第一执业点的医院带来稳定的客源,他们将很快会邀请北京、上海的同行参加。当然除了能圆创业梦之外,第三方机构能够帮医生创业解决现实瓶颈问题,也是一大原因所在。

众所周知,开诊所或者说个人工作室需要审批、装修、投资,关键解决药材的供应链,而这方面大的民营医疗机构则刚好可以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此外,可观的收入也是一大动力。

有民营医疗机构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一个专家医生若挂靠在一个民营医疗机构开工作室,民营医疗机构会把百分之七八十的挂号费给专家,这种分成模式在公立医院是无法想象的。在这样的收入机制下,医生就可以不再靠开药赚取回扣度日,日子势必会过得更安心。

也有广州的资深医药人士分析认为,医生个人工作室要大发展,依旧面临着来自公立医院、医保等方方面面的制约。首先,大医院未必希望自己的医生去外面开工作室,帮民营医院分流自己的门诊客源。其次,公立三甲医院给医生的自由度非常少,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出来开个人工作室不说,即便有精力,大医院肯定也不会允许以某某三甲医院科室主任的名义让医生在外开“小灶”。此外,对于大部分民营医疗机构而言,要拿到比公立医院更全的医保支持,仍有不小难度。

采写:南都记者 马建忠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