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广州医院儿科医生紧缺调查 儿科医生很穷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1-22 08:44:06    编辑:周娟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下简称岭南医院)儿科急诊近日因人力不足无法排班,竟贴出紧急通知“暂停服务”,除了危重症外不能挂号看病,引起各界关注。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下简称岭南医院)儿科急诊近日因人力不足无法排班,竟贴出紧急通知“暂停服务”,除了危重症外不能挂号看病,引起各界关注。

无独有偶,记者走访广州多家大医院,儿科门诊均爆满。番禺省妇幼平均一个医生一天看120个人,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本周一、二、三的门诊量每天都过万,几乎每天都要启动应急机制,才能应付儿科门诊。

现状:儿科医生身心亚健康

南都记者昨日联系岭南医院,该院相关负责人表示,儿科医生紧缺与不断增长的患儿就医需求之间的矛盾长期存在,近期这种状况进一步加剧。岭南医院将积极协调儿科医生配置,努力满足患儿医疗需求。

据了解,岭南医院儿科于2011年9月8日正式开始运行,2012年全年儿科急诊量已经达到5 .1万人次,医院儿科进入满负荷运行状态。同时,由于急诊儿科实行全面无限制挂号原则,大量普通患者涌入急诊儿科,就诊量显著增加。

近几年来,儿科急诊量逐年上升,2013年全年急诊量达到近5 .8万人次,2014年儿科急诊总量突破6 .3万人次。2015年儿科急诊每日急诊量200-300人次,截至10月份已经达到5 .9万人次,较2014年同期又增长了12%。

“长期高压、高强度、超负荷急诊儿科工作使儿科医生身心长期处于亚健康状态,得不到有效缓解。”岭南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保证医疗质量,保障患儿的生命安全,因此,2015年12月该院急诊儿科先后作出了分时段开放和对危重症患儿开放等措施,确保对急危重症患儿的救治。同时,对非急重症患儿给予相应的就诊指引。

曾因超时工作达12小时,引发医生集体吐槽的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近日也因儿科门诊量超5000人而启动应急机制,抽调病房医生到门诊,鼓励医生利用休息时间加班。根据最新数据,本周一、周二、周三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门诊量分别为12868、12469、11906人次。

病例:候诊长队排到大楼外

珠江新城院区的夜诊时间是下午5点到晚上9点半,夜间急诊时间为晚上9点半到次日上午8点。据医院护士称,夜诊时间一般有6名医生坐诊,但是到了夜间急诊,晚上9点半到次日凌晨1点半就只有两名医生坐诊,凌晨1点半后,就只有一名医生值班。

本周三晚上9点40分,一楼的儿科夜诊刚开始10分钟,科室外的候诊座位上就已坐满了人。据负责急诊挂号的护士称,夜间前来看急诊的孩子“有时多,有时少”,按照一年来看,3月份是儿科急诊人数飙升的高峰期。

护士承认,由于凌晨1点半后,急诊科只有一名医生值班,确实会出现扎堆的情况。科室候诊的家长张太太告诉南都记者,她有个朋友凌晨3点带孩子来此医院看病,一直排队排到次日天亮才等到叫自己的号。医院一名保安称,他曾见过人数多时,排队的家长从候诊科室一直排到了医院大楼外。

邹先生的孩子4岁了,今年第一次出现出水痘的症状,但是没有经验的他们觉得还是得来医院看看,确定是否真的是出水痘。邹太太感觉不好意思,“来看病的应该都是比较严重的小朋友,我们占了他们的一个位置”。

情况真是如此吗?记者随机询问了四位家长:“孩子出现什么问题?”他们的回答是:肚子痛、拉肚子、发烧、肺炎。四位家长称,并不太危急。

张先生6个月大的小孩发烧,他说如果小儿发烧的话,正常家庭处理也足以应付,“我们是第一次发烧,没有经验,所以带来医院让医生瞧瞧”。

探因

相比其他科室 儿科医生很穷

据有关统计,中国儿科医师的短缺数至少达到了20万。2010年左右,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师,今年,这个比例下降到0.41。而在美国,平均每千名儿童则拥有1.46位儿科医师。

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副院长龚四堂曾表示,近三五年该院都完不成儿科医生的招聘计划,而且情况逐年恶化,有时甚至只完成原计划的50%-60%。

龚四堂还表示,无论是儿童医院还是综合医院的儿科,在目前的市场经济及现有的医疗体制结构下儿科医生收入相比其他科室少得多。目前,中国医疗服务的成本大部分来自药物、一次性用品消耗以及昂贵的诊断测试,而非来自实际由医师提供的诊断和治疗。举例来说,看一个主任儿科医师的花费只需9元挂号费,但50%的小病人都不需要开药。“如果这个医生一上午看25个病人,那他给医院带来的诊金收益还不到250块。”

“现在医院管理层完全没有把儿科放在眼里。”一位中型三甲医院儿科主任表示,该医院儿科医生收入一直处于“吃低保”的状态,“虽然我是科主任,但收入还不及专业儿童医院的门诊主治医师。收入是专业儿童医院同行的1/3到1/2”。加之医院投入不多、奖金少,该主任称医院儿科目前已经呈现萎缩。“最后是越来越多的人往专业儿童医院跑,大医院看病难,我们是没病可看。”

白云区一家大型三甲医院负责人则表示,人手不够也有体制方面的原因。“一个萝卜一个坑,医院就这么多编制,当然只能招这么多医生。人手不够,只好一个顶两个来用了”。

应对

探索开设本科儿科专业

业内人士指出,儿科医师减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儿科本科专业从1983年开始设立,而在1998年的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大调整中,却被合并进了其他专业,儿科专业也自此取消,这相当于切断了儿科医师的稳定来源。

广州医科大学从2012年开始开设临床医学儿科方向专业,这是与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一次试水合作。今年1月,第一批30名学生已进入实习阶段。“医院目前计划是让学生直接进入医院规培,3年后可拿儿科医生执照并可申请硕士学历。”

为了破解儿科医生紧缺的困局,前不久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在有条件的高校探索开设大学本科儿科专业,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中也要加大儿科等紧缺专业的招生规模,在职称评定、薪酬分配等方面,对儿科医师、护士给予倾斜,要改善在这些岗位工作的医护人员待遇,增加这些岗位的吸引力。

记者也获悉,在试水三年后,今年内广医有望针对儿科专业进行细分,设立二级学院。“目前学校内部的申请程序正在走,从学生的生源来说,一本招生,总体不错。医院也对独立承担教学工作有信心。”广州市妇儿医疗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前国家取消儿科专业,也是出于担心专业学生过早进入某一专业领域,有一定局限性。所以新的儿科专业会比较注重对学生知识综合性的培养。”

统筹:南都记者 黄雅熙

采写:南都记者 陈杰生 霍瑶 黄雅熙 通讯员 易灵敏 江澜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