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使用奥一网帐号登录

使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接受采访,关心医疗人才流失,谈内地分级诊疗推行难

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在香港挂专家号被拒 必须家庭医生转诊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6-03-08 09:22:34    编辑:周娟
昨日上午,北京,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坐在媒体的麦克风和录音笔前。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回答记者提问。南方日报特派记者李细华 摄

热话题

昨日上午,北京,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钟南山坐在媒体的麦克风和录音笔前。今年很快满80岁的钟南山从医已经有56年了,每年两会召开之时他都很乐意与媒体记者聊聊,因为他想为医务人员发声。

儿科医生人才流失,下一个是谁,是不是急诊、产科、外科?钟南山在担心多米诺骨牌般的效应。

钟南山调研两所医学院校就有两成学生刚毕业就改行了,医科大学培养了10个全科医生好不容易毕业了,9个去了大医院,只有1个到基层。号贩子真的是一声吼就能解决吗?钟南山现场追问分级诊疗到底何时能落地。

室内的空气污染有时更“要命”,控烟工作老是停滞不前,卡在哪里,钟南山直言,个中缘由就是利益!

为何大医院没有精心培养对口的基层医院医生?原因之一就是大医院觉得如果多发病都在下面看了,医院的经济来源怎么办。

药品采购一味追求低价,并不绝对是好事,作为一名临床医生,我有时候不敢用太便宜的药,担心质量问题。

如今国内优秀的学生想考医比较少,复旦、协和等学校的医学生分数线都是降、降、降。而我的孙子在澳大利亚,学业非常优秀,名次在全国3%以内,仍没资格考医,要在1%- 2%,所以只好先学生物学。

关注人才流失

孙子学业优秀 在国外还不够格考医VS国内考医分数线降降降

从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提供的14省儿科医生调研数据显示,儿科医生的流失率达到11%.钟南山说,他尤其注意到,小于35岁的达到14%,其中9%的医学博士也流失了。

上个世纪80年代,钟南山从国外学成归来就一直带学生。他亲自培养了900多名专科医生,教过19000多名本科生和研究生。让这名老师很心塞的是,他所在的广州医科大学去年“出炉”10名全科医生。一查最后去向,9名学生留在大型医院,只有1名到基层。

去年,国家推出规培制度,医学界有不少异议。在钟南山看来,这是很好的制度,然而落地艰难就与配套制度不到位有关。他调研有一所医院,接收了117名规培生,算下来一个月他们拿到手的钱是4300元。更重要的这几年,工资都不会增加,这让大家很焦虑。

更重要的是,学医的吸引力越来越小。过去一年,钟南山做了一些调研。他发现,优秀的学生想考医比较少,复旦、协和等学校的医学生分数线都是降、降、降。

他也注意到了河北省考医分数线比考兽医还少125分。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是著名儿科医生,钟世藩学医时就是淘汰式精英教育。钟南山认为医学本来就应该是精英教育。他举了自己的孙子为例子,孙子在澳大利亚学业非常优秀,名次在全国3%以内,但是仍还没有资格考医,要在1%-2%,所以只好先学生物学。“国内外的差别太大了。”

“现在是儿科医生流失,下一个是谁?产科?急诊?外科?”钟南山担忧会产生多米诺骨牌般的效应。

如今医生集团发展风头正盛,很多医生走出体制。有记者问,如果有投资给钟南山,他是否会组建自己的呼吸医生集团?钟南山回应说,他有两个院士朋友,也跳出了体制,加入医生集团,“可是我目前不想搞,因为还有任务,还要培养人,周六日有空还得看研究生文章。”

看病这个结

在香港想挂专家号碰壁VS内地分级诊疗难推行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北京姑娘一声大吼改变了票贩子的挂号制度。在钟南山看来号贩子背后的症结不是优质资源奇缺也不是如何防止号贩子钻漏洞。他认为背后的关键问题就是分级医疗没解决,在二级医院或者下属医生不能够很好地解决常见病和多发病。

前天,同样来自医学界的代表周海波也直言现在的大医院在往基层扩张,甚至有消灭二级医院之嫌。

在采访中,钟南山直言为何大医院没有精心培养对口的基层医院医生。原因之一就是大医院觉得如果多发病都在下面看了,医院的经济来源怎么办。

内地是这种境况,然而在香港和台湾的做法则大不相同。

几天前的一件事让他印象深刻,“我一位朋友去香港定居,他拜托我找个主任,给他孩子挂糖尿病专家号。”这在内地就是举手之劳,于是,他给我的这个好朋友医生打了电话。“没想到这位主任说,‘病人得先看看所住地段的家庭医生,家庭医生觉得要转诊,就写个转诊信,我才能收,这是医管局的规定。让我直接给他看病,我做不到。’”钟南山对此感触颇深,在内地大家都往大医院涌,在香港,制度对资源的配置如此不同。

“第一,可见香港的分级诊疗做得很好;第二,这是公立医院公益性的体现,因为医生不必考虑太多。”钟南山认为,归根结底因为他们的公立医院都是由政府投入。医生的收入是社会平均工资的5-8倍,都是政府掏钱。香港的公立医院医生可以安心去治疗疑难病人、做研究,也不用考虑用什么药,想着收回扣。

钟南山做过调研发现,儿科医院的收入只有综合大医院的收入的一半。现在医保不断提高,在钟南山看来,有很多医保的投入浪费了。病人觉得医保不用白不用,医生用医保又能贴补医院。所以医保投入即使再翻一倍,也很快会用完,不如把钱补给医疗服务的供方。

谈控烟

很多女性肺癌与室内污染物有关VS控烟立法迟迟未能出台

除了对医改的忧虑,作为一名呼吸内科医生,钟南山对控烟停滞不前表示担心。全国的控烟立法迟迟未能出台,各地的控烟管理执法也存在难以处罚等问题。钟南山注意到公共场所的控烟北京还算做得好的。

他表示,很多女性肺癌病人的致病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室内二手烟引发的室内物质。这在国外的研究已十分肯定。虽然目前还不能从分子机制解释。但是他提醒室内的环境对产生肺癌以及疾病的几率非常高。

在钟南山看来环境污染不只是空气污染,空气污染中又不只是室外,还有室内。在室内污染中,第一来源就是烟草,烟草对孩子、孕妇的影响,尤其是对女性的影响较大,其次还有装修材料等。“这些方面有时候比室外污染还重。”

本版采写:

南都记者薛冰妮

实习生赵毅鹏

猜您喜欢

头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