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产过程纠正胎方位 新生儿出生后或脑瘫

产妇李女士称,涉事的福田妇幼院存在监护不力过错;该案已进入司法程序

2016-08-09 07:42作者:顾开贵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娟
在生产过程中,小益出现窒息状况,虽经抢救并转入新生儿科治疗,但脑部发育仍会受到影响。

   李女士的儿子小益,面临着脑瘫的风险。

   李女士自称其孕前检查未见异常。

南都讯 记者顾开贵 5月1日凌晨3点,33岁的孕妇李女士被送往福田妇幼保健院生产,这是她的第二胎。经过近9个小时的煎熬后,她生下儿子小益。悲剧的是,在生产过程中,小益出现窒息状况,虽经抢救并转入新生儿科治疗,但脑部发育仍会受到影响。

李女士及家属认为,医院方存在监护不力的过错,应对此负责;对此,福田妇幼保健院表示,在待产过程中,李女士多次采用站位、蹲位及侧卧等各种体位改变纠正胎方位,且因胎方位为枕后位伴有屏气动作,对胎监监测的基线产生了干扰,“但整个产程均有全程胎心监护,胎心情况记载于胎心记录中,并详细告知孕妇。”该院还指出,婴儿脐带绕颈一周,新生儿出现窒息,经医师联合全力抢救后,窒息明显缓解。目前,李女士已委托律师向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孕前检查未见异常

李女士今年33岁,2015年10月30日,怀孕12周的她在福田妇幼保健院建册,此后在该院定期产检。根据复查记录中,10次复查“高危评分”一项,她的评分皆为“5A”。其中,今年4月30日产前最后一次检查,未见明显异常,孕周38周。

据李女士提供的今年4月30日复查超声报告,胎儿心率142次/分,心律齐,胎位是右枕前位,是正常胎位,没有提及脐带绕颈。

“根据产检情况,我和宝宝两个人自身条件都很好,就是宝宝头有点大。”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头胎是顺产,女儿出生前一天的双顶径是9.1厘米,而这一次,胎儿的双顶径是9.7厘米。(双顶径又称胎头双顶径,是指胎儿头部左右两侧之间最宽部位的长度。)

今年5月1日凌晨1时许,李女士出现临产征兆。当日凌晨3时,她被送往福田妇幼保健院,进入产房待产。当日中午12时许,胎儿娩出。

李女士为新生的孩子取名为小益。这个新生儿却是多灾多难:他的体重3400克,因出生时发生窒息,医护人员立即对他进行复苏,产科、新生儿科医师联合全力抢救,后转入新生儿科进行治疗。住院病历首页显示,门(急)诊诊断为新生儿窒息(轻度)、代谢性酸中毒。

在家属要求下,小益5月8日转到深圳市儿童医院进行救治,初步诊断为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新生儿窒息,入院情况一项勾选的是“病危”。

当事产妇指责医院监护不力

李女士介绍,根据她的胎心监护,“当日7:54到8:20,孩子胎心率多次掉到120以下,而我国规定的胎心基线的正常范围为120-160次/分钟。”她认为,5月1日上午8点胎膜破后,羊水不只是流了50毫升,“如果只流一点点,我宝宝在子宫内的环境就不会变化,就不会在8点左右就胎心下降。”

令李女士感到疑惑的是,医院方面并未提供当日8:20到11:30之间的胎心监护资料,李女士称,“要了多次都不给,律师去了也没给。”

李女士去复印相关材料时,福田妇幼保健院提供了一份产程记录,日期和时间是手写的“05- 01”和“09:00”,特殊情况一栏写道,“向孕妇及其家属交代分娩过程的风险,如胎儿宫内缺氧,新生儿窒息,新生儿吸入性肺炎,新生儿锁骨骨折,产后出血,耻骨联合分离,伤口愈合不良等风险,告知胎心急产程进展情况。”在这一段文字右边,有李女士丈夫的签字。

但是,李女士对此份文件的真实性提出质疑。她说,字迹确实是她丈夫的,但她丈夫对此签名并无印象。李女士提出,希望医院能提供相关视频,以证明丈夫是否在那一段时间内签过字。她还说,“为什么在当日9点要让家属签一个病情告知的材料?如果是有风险,医院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

在李女士看来,小益出现窒息乃至后面出现的一系列症状,和福田妇幼保健院监护不力存在直接关联。李女士说,“这个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就是医生没有严密监视胎心以至于胎心异常近4个小时没有采取助产措施,将宝宝及时弄出来。”

小益5月8日住进深圳市儿童医院,6月5日出院,出院诊断包括症状性癫痫、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新生儿窒息、心肌损伤、高T SH血症、支气管肺炎、头颅血肿等。出院后还需在神经专科门诊长期随诊,定期复查;儿童保健科高危儿门诊、康复科长期随诊,斜颈专科随诊。

深圳市儿童医院的核磁共振检查报告显示,小益双侧大脑半球多发脑软化,基底节区大理石样变,符合缺血缺氧性脑病后遗改变;脑电图不正常;脑地形图不正常。李女士对这一结果非常悲观,“按照医生的话就是没什么脑细胞了,以后智力运动发育都会受影响,就是脑瘫和智力低下了。”

目前,李女士已委托律师向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现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

回应

福田妇幼:

“整个产程均有全程胎心监护”

福田妇幼保健院表示,当日10:50,李女士宫口全开进入第二产程,11:45胎儿娩出,总产程10时50分,在诊疗常规正常产程规定时限内。其产程进展较为顺利,胎头位置较低,不具备异常分娩的剖宫产指征。

院方也指出,在待产过程中(8:15至11:29之间),因李女士胎方位为枕后位,多次采用站位、蹲位及侧卧等各种体位改变纠正胎方位,且因胎方位为枕后位伴有屏气动作,对胎监监测的基线产生了干扰,同时体位变化也导致胎监探头与皮肤接触不紧密,李女士在活动过程中这段时间胎监无法正常描述胎心变化曲线,但整个产程均有全程胎心监护,胎心情况记载于胎心记录中,并详细告知孕妇。

福田妇幼保健院还称,婴儿脐带绕颈一周,新生儿出现窒息,经医师联合全力抢救后,窒息明显缓解。院方引用实用儿科学有关“新生儿窒息”章节的描述,“新生儿窒息发生率在教学医院、三级医院可高达10%以上,一般则在5%左右,分娩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每次宫缩、产道的挤压、脐带的牵拉、绕颈、打结、过短等诸多因素均可对胎儿造成不良影响。同时,新生儿肺部疾患、心脏病变、贫血、先天性疾病同样也会对新生儿造成不良影响。”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