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后发现肠穿孔实行造瘘 深圳市人民医院被索赔约22万元

患方认为治疗中存在医疗损害,院方一审被判赔偿约22万元,目前已经上诉

2016-11-29 09:07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娟
被诊断为胆囊结石胆囊炎,进行了胆囊切除等手术,不过术后腹部仍然疼痛,术后七天,医院考虑到肠瘘问题对李先生进行了结肠造瘘术。

南都讯记者徐全盛 去年2月,因为腹部疼痛,湖北籍老人李先生到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胆囊结石胆囊炎,进行了胆囊切除等手术,不过术后腹部仍然疼痛,术后七天,医院考虑到肠瘘问题对李先生进行了结肠造瘘术。因认为医院在治疗中存在过错,李先生将医院诉至法庭,一审罗湖区人民法院判决深圳市人民医院赔偿李先生损失约22万元。不过,不服一审判决,目前市人民医院已提起上诉。

术后发现肠穿孔实行“造瘘”

李先生今年近60岁,为湖北监利县人,曾跟随儿子居住在深圳,2015年2月,因为上腹部突然疼痛十多天,到深圳市人民医院肝胆外科住院治疗,被诊断为“胆囊结石胆囊炎”、“右肾内结石”、“双肾囊肿”等,当月10日,在医院进行了“腹腔镜胆囊切除、肠粘连松解术”。

不过,手术过后,李先生却反映称仍然局部腹痛,有时“疼痛难忍”,根据医院的手术记录,同月17日20时,医院考虑“肠瘘”问题,对李先生实施手术进行剖腹探查,发现腹腔胆囊处有包含粪便的积液,且横结肠肝曲有破口,手术中还请了胃肠科医生会诊,最终决定实施结肠造瘘术——— 即暂时性人工肛门,在腰部设置造口袋,粪便只能通过造口袋流出。

造瘘术后李先生出院时,医院医嘱为:“定期复查,6个月后返院行结肠回纳、肠吻合术”。不过李先生方怀疑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损害,造瘘手术满6个月后,未遵医嘱到深圳市人民医院治疗,而是回到了老家湖北,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进行了结肠回纳、肠吻合手术,目前,身体已恢复正常。

李先生的儿子表示,父亲起初因胆结石住院,最后竟然做了造瘘术,对此难以理解,“不否认医院也是尽力救治”,但认为治疗中存在医疗损害。其还表示,造瘘手术后整整6个月,父亲只能在家休息,每天粪便只能通过腰部造口袋流出,身体和精神均有极大负担。

鉴定意见指院方存过错

因为对诊疗过程是否存在医疗损害存在争议,造瘘手术后还未满6个月,2015年5月,经协商,市人民医院及李先生方共同委托了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主要鉴定内容为:医方在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患方在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损害后果;医方诊疗活动在患方损害后果的因果关系中责任参与度百分比等。

2015年7月2日,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意见书》中称,本例损伤后果认定为并发症,医方只有在证明是“完全不可避免”的并发症,且采取了及时、得当救治的情况下,发生不良后果才能成为免责情形。李先生案例中,医方在术后第5、6天病人腹痛一直未缓解时,多次采用镇痛剂减轻症状,未考虑到结肠损伤,术后第七天才决定剖腹探查始发现结肠穿孔。《意见书》中还称,医院方在手术前未考虑结肠损伤的可能,实施手术的医生每年有千余例腹腔镜手术的经验,但手术中未能发现结肠损伤,以至于术后6天仍未注意结肠穿孔的情况,“发现结肠穿孔并发症晚了一点,及时得当的救治实施方法出现延迟的欠缺。”

最终,《意见书》给出的鉴定意见为: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李先生在诊疗过程中存在损害后果;医方诊疗活动的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并为主要因素,建议参与度百分比为61%至90%。此外,鉴定意见还称,李先生的伤残等级为9级。

医院不认可 申请重鉴

不过,对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市人民医院并不认可。2015年10月,李先生方面将市人民医院诉至法庭,索赔约31万元(包括医疗费、伤残赔偿费、精神抚慰金等),医院方向罗湖区人民法院提交的《重新鉴定申请书》中称,相关标准规定“伤残鉴定时间以确因损伤所致的并发症治疗终结为准”,而《鉴定意见书》出具的时间为7月份,彼时,患者处于常规计划治疗过程。据此,市人民医院认为鉴定意见书程序违法、无效,不应采信。

《重新鉴定申请书》中还称,市人民医院认为并发症可以预见,但发生和严重程度具有不确定性、是无法避免的,患者在手术过程中发现胆囊呈亚急性改变,完全为大网膜包裹,与周围器官粘连严重,该手术并发症的发生与患者局部病变的病理状态及解剖结构紊乱密切相关,是难以避免的。

《重新鉴定申请书》中称,李先生术后恢复良好,未对患者造成实质性损害,对于迟发性穿孔的病例做出剖腹探查的决定,院方已经尽到了最佳的注意义务。此外,医院还质疑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为新成立机构,鉴定专家中两位为泌尿外科医生,且鉴定过程中未咨询肝胆外科专家意见。

对于市人民医院关于鉴定意见的质疑,此前,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张姓主任曾对南都记者表示,司法鉴定是该医 院 与 患者双方委托鉴定的,鉴定时间没有问题,伤残9级也是依据相关规定作出,在鉴定过程中,有来自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深圳市福田医院两位主任医师听证,并出具意见,鉴定意见书符合规定、没有问题。

进展

罗湖区法院:

一审判医院承担70%的责任

根据判决文书,今年5月,罗湖区人民法院就市人民医院重新鉴定申请,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对李先生伤残等级进行重新鉴定。7月5日,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称经对委托方提供的鉴定材料进行审查分析,认为委托方提供的鉴定材料符合司法鉴定的相关要求,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评定李先生结肠损伤为9级伤残。

基于此,罗湖区人民法院认为,综合考虑鉴定意见结论、被告市人民医院的医务人员对原告李先生实施的诊疗行为对患者损害的原因大小,并结合损害后果与原告原有疾病状况直接的关系及医疗科学发展水平、医疗风险状况、医疗条件以及患者个体差异、患者的损害后果对其生活的影响程度等因素,酌定市人民医院应当对李先生的损失承担70%的责任。最终,在10月11日的一审判决中,罗湖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市人民医院,赔偿原告李先生损失224944元。

市人民医院提起上诉:

手术时医院方不存在医疗过错

对于一审判决,原告李先生方认为判决公正合理,不过目前,市人民医院方已经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上诉请求为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上诉状显示,市人民医院认为并发症是指能够预见但无法避免的医疗损害,在法律上是允许发生的,认定医院方是否有错过,需要看医院方对并发症的发现是否及时、处理是否及时,如果发现不及时、处理不及时,要看医院方的“不及时”是否扩大对患者的损害后果。

市人民医院在上诉状中称,在李先生案例中,医院方不存在手术中进行补救的问题,也即手术时医院方不存在医疗过错。在迟发性肠穿孔医院发现处理是否及时问题上,院方认为也是及时的,“即使是有延迟,也没有造成被上诉人损害后果的扩大,因为无论是在手术后3天还是在手术后7天再做二次手术,均是要做肠造瘘术的”。

据此,市人民医院在上诉状中称,鉴定书认定院方承担主要责任,在医学上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一审法院采信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属于认定事实不清。

广东众合司法鉴定所

《司法鉴定意见书》

●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

●李先生在诊疗过程中存在损害后果

●医方诊疗活动的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并为主要因素,建议参与度百分比为61%至90%

●李先生的伤残等级为9级

深圳市人民医院

《重新鉴定申请书》

●鉴定意见书程序违法、无效,不应采信

●并发症可以预见,但发生和严重程度具有不确定性、是无法避免的

●李先生术后恢复良好,未对患者造成实质性损害

●对于迟发性穿孔的病例做出剖腹探查的决定,院方已经尽到了最佳的注意义务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