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工明确内外勾结

一天能赚上万元 南都暗访深圳医院社保套现链条

2017-04-18 09:26作者:刘晨 顾开贵 邵枫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娟
事实上,小林等人的作案手法并不高明,通过正常的挂号取药程序拿到药物,再转手销售出去即可。

   从第三人民医院取的处方药交给小林后他给了药费的一半,200元。

事实上,小林等人的作案手法并不高明,通过正常的挂号取药程序拿到药物,再转手销售出去即可。

小林曾向南都记者表示,以替比夫定片为例,医院的售价为133.18元,而他们拿到手卖出去后需要进行一部分的折价,但折价不会低于50%,小林等人获取药物售卖中的差价。

“一般1000块钱的社保里面,我们就只能赚个100块钱,其中一部分要给医生。”小林毫不避讳地称,逢年过节其会给医生送些礼,并将“做业务”的钱拿出一部分分给医生。其表示,在深圳市许多公立三甲医院均有业务,“只要有社保卡,就能把钱取出来。”

小林表示,其与不少医生的关系都很好,能开出许多社保药物,而这些药物是很多人需要的,“这就是很大的市场了,所以拿到的药不愁没地方卖。”

此外,小林表示,其与好几个人都在“做这个事”,确实有分工,“有的负责贴传单,我就负责做业务嘛,还有人负责卖药。”其表示,其“做这个事”已经有好几年了,“根本不会有问题的,做了这么多次。”小林表示,进行社保套现的大多为将要离开深圳的人,“他们卡里的钱又取不出来,虽然可以转移,但很多地方都不接受里面的余额,所以就很多人来找。”

小林还举了个例子,前两年曾有人要离开深圳,但社保卡内有一两万元,不到一个月,小林便将其中的钱款换成了药,“一般很多人都是直接把卡给我们,我们核实里面的钱款数额后,马上就能把钱打过去了。全程也不需要持卡人在场,剩下的事我们来办就行了。”

小林介绍,几乎每个做社保套现生意的人都会有熟悉的医生,他自己便在深圳东部几家医院都有“熟人”。一般来说,小林等各自均有分工,前期到街上派发或张贴“社保套现”字样的传单,等“客户”打电话来询问,再由专人到医院找医生开处方单,最后还有人负责将开到的处方药分销出去。

小林自述,疯狂之时,其一天能赚到上万元,“医生也能从里面赚不少,他们相对来说风险是最小的,只要开个处方单就好了。”小林表示,开药也是一门学问,一般来说,要大量套现就必须多开药,“所以社保卡上的年龄越大越好,老年人病多,医生才能开那么多药,而且许多老年人的处方药价格都很贵。”

追问

社保套现为何屡禁不止?

近年来,深圳市曾查处过不少参与社保套现活动人员,而相关法律法规也明确规定,社保卡不可用于套现。2012年,南都还曾暗访南山一家三甲医院,其中一名医生参与其中,与不法分子勾结进行社保套现。缘何此类现象仍然屡禁不止?主管部门是否监管缺位?

医生可随意开处方单?

南都记者经过一个多月的暗访调查发现,深圳市人民医院(一门诊)、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及南山医院均有医生在未对记者进行身体检查的情况下,便“诊断”为慢性乙肝、骨关节炎及高血压、高血脂等多种病症,并就这些病症开具相应的处方药。此外,深圳市人民医院脊柱外科的医生还给南都记者开出了治疗慢性乙肝的药物。医生可以在未检查身体及不对口的情况下随意开处方单?

对涉事者是否会有处理?

南都记者暗访调查发现,不法分子及涉事医生公然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社保套现活动,《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八条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社会保险待遇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退回骗取的社会保险金,处骗取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社保主管部门及卫生主管部门是否会对不法分子及涉事医生进行相应的处理?

院方及主管部门是否监管缺位?

法律明文规定,社保卡不可用于套现,但南都记者暗访调查发现,不法分子不仅广派传单“拉业务”,还与三甲医院医生勾结进行套现活动。社保套现行为的监管该如何执行,到底由谁来监管?正规医生参与其中,究竟与医院有无关联,院方及主管部门是否存在执法不严?

链接

法律明令禁止

医保套现行为

事实上,据媒体报道,早在2010年深圳便有人因从事社保卡套现活动被追究刑事责任。报道称,2010年9月,马某到参保人陈某家当保姆。雇主陈某长期患病,其间马某经常私自带着雇主的社保卡到医院开药。开多开少都无人察觉,马某看到了其中的好处。便经常谎称受雇主委托大量开药,渐渐地被蹲守的“药贩子”盯上。药贩子承诺刷到药品按50%到55%的比例返现给马某,马某开始与药贩子“联手”。直到雇主陈某麟去世后,马某仍继续使用其名义“套药”长达半年,犯罪期间骗了医保费用20万元左右。

还有参保人与家属共同参与诈骗。一梁姓人员用母亲的社保卡多次到深圳不同医院违规刷卡取药,虚构夸大母亲许某的病情,骗取医生处方,开药后将药物转给药贩子,一年内违规开药金额有49万多元。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款。

2012年,南都记者还曾暗访南山桃园路一家三甲医院,该医院一名王执兵医生曾被爆出与不法分子相勾结进行社保套现的行为。暗访中,王执兵医生在没有进行任何身体检查的情况下,便诊断记者为高血压病,并开具了相关的药品处方单。此事经南都报道后,涉事医生亦被进行了处理。

事实上,近几年医保政策不断优化,覆盖面逐渐扩大。不法分子也从其中发现“新商机”,通过骗取医保钱款形成一条利益链条。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这条灰色利益链条上,急于从社保卡中获取现金的持卡人处于上游位置,提供本人或非本人的一张社保卡,而之后,由不法分子将社保卡里面的医保钱款用于购置药品,再由下游将药品分销出去,而分销出去的药品将再次出现在市场上,形成一条闭环的利益链条。

正规医院的医生在其中必不可缺,由不法分子指定的医生开具处方单才能拿到想要的药品。几个环节丝丝紧扣,缺一不可。

而这些环节显然已经触碰法律红线。《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八条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社会保险待遇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退回骗取的社会保险金,处骗取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

另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七十三条规定,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经营药品的,将被依法取缔,有关部门可没收 其 违 法 销 售 的 药 品 和 违 法所得,同时还可并处违法销售药品(包括已售出和未售出的药品)货值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还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04-06版 统筹:南都记者 刘晨

采写:南都记者 刘晨 顾开贵 邵枫

摄影:南都记者 陈文才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