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套现江湖:大街上堂皇招揽“生意”有三甲医院医生参与牟利》追踪:

深圳卫计委等成立调查组 涉事医生均被停职调查

2017-04-19 08:18作者:刘晨 徐全盛 张小玲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娟
目前三家涉事医院的三名涉事医生均已被暂停处方权,停职配合调查。

   昨日上午,深圳第三人民医院崔建军医生办公室,市卫计委的调查人员正在进行调查。

   更多内容扫码关注
新闻事件:南都暗访疯狂医保套现!深圳三甲医院医生伪造病历,竟这样勾结不法分子……

南都讯 在尚未进行任何身体检查,甚至从未见过面、从未提供任何医学证明文件的情况下,深圳市不少公立三甲医院的医生便能“凭空”开出正规的处方单,与不法分子相勾结进行疯狂的医保套现。而在拿到处方单后,通过正规的刷医保卡程序拿到处方药,不法分子再通过地下交易售卖处方药来赚取其中的差价,而医生与套现人员均能从中分到一杯羹。

昨日,南都刊发独家调查报道,揭秘深圳医保套现的江湖后,包括深圳市卫计委、深圳市医管中心及社保部门在内的多个职能部门纷纷介入调查此事,分别成立调查组进驻各涉事医院展开调查。目前三家涉事医院的三名涉事医生均已被暂停处方权,停职配合调查。

昨日上午,南都报道出街之后,南都记者再次拨打从事医保套现活动的不法分子小林电话,询问其是否能进行套现。而这次,小林表示,仍可进行套现,但社保卡必须交由他处理,其透露,最近“风声”紧,且带人到医院套现“耗时又耗力”。

回访

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

涉事医生未上班“已停诊”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再次来到位于龙岗区布澜路附近的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在该院二楼肝病科门诊的214诊室,即与套现人员小林相勾结进行套现活动的崔建军医生的坐班诊室。南都记者看到,深圳卫监部门及院方工作人员正在诊室进行调查,而涉事医生崔建军并未出现在现场。

南都记者留意到,该诊室桌面上电脑已经关机,据一名护士介绍,崔建军医生当天并未到医院来上班。而根据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官网的医生排班信息显示,4月18日上午,崔建军医生应为科室当班医生。除此之外,在本周日上午,本该值班的崔建军医生,其预约信息一栏显示为“已停诊”。

在此前的暗访中,当南都记者手持小林手写的“药方”表示需要开三盒替比夫定片时,崔建军医生当场拒绝,表示“医保不能开那么多”。而在南都记者找来套现人员小林后,二者有明显的眼神交流,崔建军医生随即表示可以开三盒替比夫定片,也可走医保。

暗访过程中,作为持卡人的南都记者并未给崔建军医生提供任何医学证明文件,亦未做任何身体检查,便成功地拿到了由其签字盖章的处方单,并顺利拿到处方药。讽刺的是,在崔建军医生诊室的墙上,张贴着一张名为“关于肝病门诊开药的若干规定”的通知。

该通知显示,医保患者必须人卡相符,人卡不符者不予开药。此外,通知称,医保患者开药须具有该院近期明确诊断的理化检测结果,否则不予开药,对长期(3- 6个月)仅开药无检验结果者可不予处方。该则通知落款时间为今年年初,盖有医院多个部门的印章。

深圳市人民医院

曾有医生开药过多被处罚

在深圳市人民医院第一门诊部一楼脊柱外科诊室,南都记者看到,涉事的陈启明医生亦未到医院上班,诊室大门紧闭,透过窗户可看到诊室内部空无一人,电脑也关机。当南都记者拍照时,医院一名护士及保安上前劝阻,表示陈启明医生并未来上班,其等并不知道情况。

该院网上预约信息显示,陈启明医生在本周的工作日内均有号可预约,而周二至周四的号显示已全部约满。

在南都记者此前的暗访过程中,陈启明医生同样未要求持卡人提供相应的医学证明文件及身体检查,便开出了合计近两千元的药物。而南都记者还发现,在开药过程中,陈启明医生与套现人员小林一直在交流开药“心得”。暗访中陈启明医生曾提醒小林:“下次年纪小的就不要开这么多药了。”

据该院留医部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在此次陈启明医生被南都曝光之前,该院就有医生曾因为开药过多而被医院处罚过。但在医院整治后,陈启明医生却依然与不法分子勾结:“没想到陈医生这么猖狂了。”

该名知情人士表示,其岗位每天都要接触不少前来取药的病患,久而久之已对一些经常“开药”的人员十分熟悉。其介绍,一开始,一些人员是拿着同一个人的处方单来取大量的药,后来医院加强了管理,这伙人便拿着不同人名字的处方单取药,“都是正规的处方单,药房也不可能不给他们药。”

其介绍,院方有专门的部门统计开药数量,同时社保部门及医院也会对大量开药的医生进行检查,“有些医生在持续的监管高压下还这样做,就是往枪口上撞。”

南山区人民医院

涉事医生系医院中层干部

昨日中午,南山人民医院门诊楼挂号窗口记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医生安宇是否有号可挂,但称“上午的(预约挂号医生中)看见还有他名,下午的没看到……”随后,南都记者在预约挂号自助服务终端查询,门诊列表医生中,仍有安宇的名字,并注明为副主任医师,不过点击预约,显示为“该医生没有可预约信息”。

南都记者在门诊部4楼看到,心血管内科出诊医生名称中未见安宇。排班表显示,心血管内科有多名专家排班,其中安宇是每周二上午下午、周五下午出诊。值得一提的是,安宇所在的心血管内科,还是“南山区医学重点扶持学科”。

据知情人士透露,安宇是2004年前后被南山人民医院录用,研究生学历,在医院工作多年,算是“老员工”,并且当过“门诊部主任”多年,是医院发过正式通知的“中层干部”,不过不知为何,其“门诊部主任”曾经突然转成“心功能室主任”。

该知情人介绍,2015年五六月份,医院曾发布当年中层干部公示,其中提到安宇被拟聘“门诊部主任”,不过到了当年9月份前后,最终结果出来,医院虽然同样聘任安宇为中层干部,但其门诊部主任职务被免,被聘任为“心功能室主任”,聘期为两年。该知情人称,相比于心功能室,门诊部主任“权力更大”。

该知情人表示,其与安某并不熟,但也没想到其会涉嫌与不法分子“勾结”进行医保套现问题,“感觉也是挺正直的人,想不到……”不过,其同时称,确实听到过有个别医生存在违规问题,“比如某科室医生给患者推荐某个医疗器械公司,去买个护腕护膝之类的东西……”

南都记者获悉,就在几天前,南山人民医院还发布了一则廉政风险防控工作的通知,称要开展2017年廉洁风险防控工作,排查岗位廉洁风险点,并称要制定配套制度和措施进行监控和防范,建立预警机制,其中涉及科室包括内外科门诊等,按理也应包括安宇所在的科室。

而在南都记者此前的暗访中,在尚未见面亦未提供医学证明的情况下,安宇曾一次性开了44盒药。

回应

深圳卫计委:

多部门调查组进驻医院

深圳卫计委通报称,昨日获悉此事后,深圳市卫生计生委立即组织市卫生监督局、市医管中心、区卫生行政部门以及3家医院开展调查,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市人民医院医生陈某、市第三人民医院医生崔某、南山区人民医院医生安某已分别被所在医院暂停处方权,停职配合调查。

●市卫生监督局、市医管中心、区卫生行政部门成立调查组进驻医院,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对当事医生的医疗行为进行追溯调查。如查实当事医生存在违规开具处方或与不法分子有经济利益关系等行为,将依法依规进行处理,有关处理结果将及时向社会通报。

●市卫生计生委会同市人社局、市市场监管委等部门开展专项治理行动,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加强对医院、医生、药品流通的监督管理。

●市卫生计生委要求市医管中心、各区卫生行政部门认真调查核实,依法追究本次事件直接责任者和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深圳人社局:

对涉及骗保情形已移交公安

深圳市人社局通报称,该局立即组成三个执法小组,前往各涉案医院开展调查,同时向公安部门报案,将报道中涉及可能存在的骗保情形移交公安机关。

通报称,该局会同深圳市卫计委、市医管中心、市市场监管委等部门开展专项治理行动,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加强对医院、医生、药品流通的监督管理。同时,该局表示,将加快推进“智慧医保”审核平台建设,利用信息化手段加强医保监控预警和精算决策,目前已在7家医院进行试点,下一步计划向全市所有定点医院、药店推广使用该平台。

焦点

1

医保套现用的是自己的钱?骗保套现涉及统筹基金损失

有人认为,医保卡骗保套现其实用的是参保人医保卡里的个人账户的钱,也就相当于自己的钱,又没有用到统筹基金的钱。

实际上并非如此。根据《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办法》,参保人停止缴费并继续享受基本医疗保险一档待遇的,费用由大病统筹基金支付。这意味着这一类参保人个人账户的钱是由大病统筹基金支付的,也就是基金的钱,如果骗保套现,就是统筹基金的损失。

且从待遇支付来看,也不是只用个人账户的钱这样简单。比如,《办法》就规定,有多种情形,如超过部分由基金支付70%也涉及到统筹基金的钱,个人账户被用完后继续骗保套现就是造成基金的损失。

对骗保套现行为,《办法》也提出处罚规定。《办法》规定,医疗机构、药品经营单位等医疗保险服务机构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医疗保险基金的,由市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退回,并处骗取金额五倍的罚款;属于医疗保险服务机构的,解除服务协议;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有执业资格的,依法吊销其执业资格;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而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社会医疗保险待遇的,由市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按《办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处理,责令退回,并处骗取金额五倍的罚款;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

医生是否可以随意开处方?处方一般不得超过7日用量

在南都此前暗访中,有医生曾一次性开了44盒药。作为医生,开处方用量有无限制?能开多少?实际上,根据《处方管理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处方开具当日有效,特殊情况下需延长有效期的,由开具处方的医师注明有效期限,但有效期最长不得超过3天;第十九条规定:处方一般不得超过7日用量,急诊处方一般不得超过3日用量,对于特殊情况,处方用量可适当延长,但应注明理由。

深圳一家医院医生表示,处方用量门诊一般不超7天,急诊处方不超3天,并且医院的电脑系统也会有相关提示,“如果(处方用量)开得多,(电脑)会自动提醒,需要提交原因。”

对此,深圳卫计委通报介绍,此举明显违规,根据《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第四十二条规定,医师未经亲自诊查、调查,不得签署诊断、治疗、流行病学等医学文书或者有关出生、死亡等医学证明文件。

统筹:南都记者 刘晨 采写:南都记者 刘晨 徐全盛 张小玲 摄影:南都记者 陈文才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