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高公布卖淫相关办案解释,突出保护不满14岁幼女

司法解释:明知患艾滋仍卖淫嫖娼者从重处罚

2017-07-24 09:43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娟
7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外公布。

南都讯 7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外公布。

司法解释中,分别对组织、强迫、协助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罪的入罪标准和“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传播性病罪“明知”的认定以及对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行为的处理等问题作出规定。据悉,这一司法解释7月25日起实施。

1、组织未成年人、孕妇等四类人卖淫判刑十年以上或最高无期

司法解释第二条即明确,对组织、强迫、引用、容留、介绍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人四类人员卖淫的,认定“情节严重”的人数标准将减少一半。

这也就意味着,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等四类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组织他人卖淫的人员将被认定为组织卖淫罪的“情节严重”,可处以十年以上有期或者无期徒刑。

“这体现了对未成年人、孕妇等特殊群体的保护。”最高法刑四庭负责人解释说,对于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未成年人等四类人卖淫,参照组织普通人员卖淫的人数标准减半设置,以体现对这类犯罪依法严惩。而对患有严重性病的人进行特殊规定,是出于维护社会秩序和公民身体健康权益的目的。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介绍说,由于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群性保护能力比较差,实践中针对这几类“弱势”群体实施强迫卖淫,应当严以惩治。刑法上认定情节严重需要达到相应的标准,针对这几类弱势人群的标准的降低,说明在人数不同情形下,其犯罪的严重程度已等同于普通人员。

“在对情节严重细化规定基础上,体现了对强迫卖淫罪等犯罪处罚力度的加强。”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洪道德表示,从法律追溯角度来讲,是降低了“情节严重”的认定门槛。“这一类的犯罪,现实当中非常复杂,法律上的打击也应当精准。”

2、对明知自己患艾滋病还卖淫嫖娼者定罪有了定论

解释第十二条规定,明知自己患有艾滋病或者感染艾滋病病毒而卖淫嫖娼的,以传播性病罪从重处罚;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行为人明知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故意不采取防范措施与他人发生性关系,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亦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此外,在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伤情认定问题方面,解释规定,刑法第九十五条对重伤的定义中,第三项规定“其他对于人身健康有重大伤害的”,可以适用于故意将艾滋病病毒传染给他人,并致使他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情形。即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可以认定为重伤。

“以前对于明知患有艾滋病而卖淫嫖娼,导致他人感染艾滋病,到底是认定其构成传播性病还是故意伤害罪,学术上有争议。”阮齐林称,对于此类犯罪应区别对待。甚至还有声音认为应该定故意杀人罪。

洪道德认为,传播性病罪在刑法中是轻罪,可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而故意伤害罪要重一些,最高是死刑。艾滋病人卖淫嫖娼导致他人传染的后果极为严重,又是在明知的前提下,动机比较恶劣,是属于故意犯罪,会给别人带来伤害或者死亡的后果。而一些性病没有危险,不会造成他人严重伤害后果。

3、强迫幼女卖淫即认定为“情节严重”

此次司法解释,对组织、强迫、协助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予以明确。

最高法刑四庭负责人介绍,2015年11月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取消了组织、强迫卖淫罪的死刑,并取消了该罪“情节特别严重”的规定,但对哪些情形构成“情节严重”没有具体规定。

此次发布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了组织卖淫罪“情节严重”的六种情形,包括:卖淫人员累计达十人以上;卖淫人员中未成年人、孕妇、智障人员、患有严重性病的人累计达五人以上的;组织境外人员在境内卖淫或者组织境内人员出境卖淫的;非法获利一百万元以上;造成被组织卖淫的人自残、自杀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上述最高法负责人称,解释没有将组织、强迫卖淫的次数作为“情节严重”的选项,主要考虑,此类犯罪次数取证非常困难,和次数相比人数的危害更大。

南都记者注意到,解释体现了对幼女的特殊保护,其中第六条规定,具有强迫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卖淫情形的,应当认定为强迫卖淫罪中的“情节严重”,将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上述最高法刑四庭负责人指出,解释第六条对于强迫卖淫罪的“情节严重”的规定中突出了对于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保护,即强迫幼女卖淫的,不需要人数的限定,只要强迫幼女卖淫的,就属于强迫卖淫罪的“情节严重”。

洪道德认为,认定只要强迫幼女卖淫就是强迫卖淫罪中的“情节严重”,可判处十年以上有期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这和我国对幼女性权利严格保护政策是一致的。他举例说,我国现行刑法规定,强奸罪里规定只要和幼女发生性行为就是强奸,不考虑幼女的主观意愿。这就体现了对幼女的性权利特殊而严格的保护,刑法中规定不满十四周岁的女孩为幼女。他还表示,这项特殊保护和国际上“给予幼女最严格的保护”原则一致。

阮齐林同样认为,幼女的自我保护能力差,强迫幼女卖淫的社会危害程度更大,不进行人数限定,也是考虑对幼女的特殊保护。

4、首次明确“网络招嫖”可按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处罚

司法解释中明确: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招嫖违法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规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处罚。同时构成介绍卖淫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是首次从法律层面明确了对利用网络、短信等发布招嫖信息、公开介绍卖淫的情况如何定罪量刑。中国政法大学刑法教授阮齐林就此向南都记者指出,这一新规,从两个不同的角度,对借助信息网络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打击。

最高法刑四庭负责人就此解释,在司法实践中,行为人利用网络、短信等发布招嫖信息公开介绍卖淫的情况比较常见,不仅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也干扰了公民的个人生活,应当予以犯罪化处理。

据介绍,在《刑法修正案(九)》发布之前,对于此类行为如何处理,刑法没有明确规定。而《刑法修正案(九)》将利用信息网络发布违法犯罪信息的行为专门规定为犯罪,因此,对于利用信息网络发布招嫖信息,情节严重的行为,应适用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的规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追究刑事责任。对于能够查实,行为人也在线下实施了介绍卖淫活动,构成犯罪的,可适用介绍卖淫罪追究责任。

采写:南都记者 程姝雯 实习生 刘嫚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