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调查:超20家医院自称“国家救助工程定点”

然而所谓“国家救助工程”系医院自称,这在肝病治疗领域甚至已成民营医院潜规则

2017-08-07 07:19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周娟
南都记者经过暗访、调查曝光了一家名为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的民营医疗机构,虚构国家救助工程,以援助的名义招揽穷困患者看病,但却在诊疗过程中,肆意过度医疗,以疯狂乱开处方辅助用药和不规范的光波、热疗等治疗手段,谋取暴利。

南都记者经过暗访、调查曝光了一家名为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的民营医疗机构,虚构国家救助工程,以援助的名义招揽穷困患者看病,但却在诊疗过程中,肆意过度医疗,以疯狂乱开处方辅助用药和不规范的光波、热疗等治疗手段,谋取暴利。

但实际上,这不是一家医院的行为,而已经演变为一部分民营医院的行业潜规则,仅仅在所谓肝病治疗领域,据南都记者初步统计,就发现超20家此类民营医疗机构在医院网站上标榜自己是某个医疗救助、医疗扶贫工程的定点医院。

除了863工程,还有973工程,背后是一伙人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就在武汉,另一家对外自称是民营肝病专科医院的京军医院背后,也有一个类似工程———“97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网站和863工程几乎一模一样,使用的是同样的模板:同样的虚假地址、各种编造的新闻链接、ps过的图片素材、不知真假的受助人员信息……

973和863分别是原先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和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的数字代号。目前,两个项目已经整合为新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

令人感到蹊跷的是,京军医院和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实际上背后是一个团队。多名乙肝患者向南都记者证实,两家医院的医生经常是一段时期在肝泰医院,一段时间在京军医院接诊。

企业公示信息系统显示,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和武汉京军医院背后实际是朱和彬、朱和基、朱和顺三人。三人同时为两家医院的股东。肝泰医院的法人代表是朱和基,京军医院的法人代表是朱和顺。

三人名下除上述两家医院外,还有武汉东方肝泰中西医结合医院有限公司、武汉东方华军医疗投资有限公司、武汉京军乙肝研究院3家企业。

有关部门也曾经处罚过这些企业。

2015年5月,经过调查发现武汉京军医院有限公司涉嫌在互联网上发布违法医疗广告,武汉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给予行政处罚总计一万元。

一份武汉市工商局江岸分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武汉京军医院2014年12月开始在其网站上发布含有“介绍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介绍专家、患者案例”。

网站上还虚假宣称,所谓“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乙肝大小三阳,40天即可康复肝硬化、肝腹水,3-5天症状消失,7-10天康复出院;973肝细胞分离技术-临床效果统计已成功让175412名肝病患者康复等”内容。

武汉东方肝泰中西医结合医院有限公司也被武汉市汉阳区工商行政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列为经营异常名录。亿友公益志愿者告诉南都记者,武汉市东方肝泰医院也曾经因为在公交站和电台做虚假广告被责令整改,后立即停止了该广告发布,但此后却屡次被发现“旧疾再犯”。

全国超20家民营肝病医院“关联”

南都记者继续调查后发现,这样的“忽悠”套路,并不是武汉东方肝泰医院一家民营医院的独家创意。虚设“国字号”的医疗救助工程也并非只有863和973工程。

南都记者总结这类虚假“救助工程”的三类宣传窗口:在医院网站或微信公众号自称定点医院,开展救助;同时有一个专门工程网添加各类新闻、援助人员、主办单位等信息;在网站上还列出相关定点医院,涉及的医疗机构初步统计超20家。

其中一类工程名为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以该工程定点医院上海新科医院为代表。2017年6月,新科医院的工作人员向在网上咨询的患者介绍,“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是由国家民政部支持的项目,捐助资金由财政支持”。

一个名为“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网”的网站显示,中国肝健康保工程的主办单位是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指导单位是国家民政部、国家卫计委和国资委三个部门。

上述工程官网还显示,该项目至2017年一直在运作,2017年还发起了“肝病防治1+1+1行动”(和国务院医改办力推的上海家庭医生1+1+1签约模式名称相似),号称签约患者可以享受肝病检查费用援助,符合条件的患者可申请肝工程1000-5万元治肝援助,专家会诊费仅收取10%,挂号费全免。

在民政部网站上,南都记者查询到,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是一家成立于1992年的社会团体,业务主管单位是国资委,登记管理机关是民政部,其2015年确以“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项目”(B 030)获得了中央财政100万元资金支持。

南都记者就此向国家民政部发函求证。民政部回复称,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在民政部《关于2014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立项的通知》中,以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项目获得立项,项目编号B 204;在《关于2015年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项目立项的通知》中,也以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慢病防治健康行示范项目获得立项,项目编号B030。

“并不是所谓的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民政部相关工作人员称。此外,该中央财政支持项目只有2014年、2015年两年,此后并未再获得中央财政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一个认证账号主体为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的微信公众号———“中国肝健康保护工程”,还在继续推送文章,截至发稿时,该公众号最新的一篇文章推送时间是8月5日。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的社会组织身份,在该医疗救助工程宣传过程当中显得很尴尬。南都记者联系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一位秘书处的工作人员表示:“工程资金并不是由国家拨款的,而是社会各界及企业捐助的,这项工程没有停止。”

该协会另一名工作人员也告诉南都记者:“我们这两年基本上没有做这个项目,从协会的角度讲,已经不再向下推行了,至于下面是否还在做,就不清楚了。”

除了上海新科医院外,中国肝健康保障工程另外一家主要的定点医院“河南省医药科学研究附属医院”也涉及虚假宣传。在河南省医药附属医院的官网咨询窗口中,一位自称是赵医生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医院是公立三甲医院。

为了核实这位赵医生所说的话是否属实,记者以患者的身份拨通了河南医药附属医院官网显示的预约电话。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们是国家公立医院,是河南省(郑州大学)医药科学研究院直属医院。”

然而,河南省(郑州大学)医药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家医院是一个独立单位,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郑州市卫计委有关工作人员也澄清,这是一家一级民营医疗机构,还劝记者,“不要去这里看病”。

还有一类工程直接以“中国扶贫医疗救助工程”为名,主办单位是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产业扶贫委员会,但定点医院不少都是民营的肝病医院,如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等近10家,相关广告至今仍然在这些医院的网页首页和微信公众号上出现。

多位曾经到乌鲁木齐益民中医院看病的乙肝患者也向南都记者确认,该医院同样存在乱开辅助用药、欺瞒患者的问题。

定点医院之一四川华西肝病研究所工作人员称,符合病情的患者可以向医院申请每年每人7200元的补助,用于治疗和拿药直接减免。“这是国家慢病补助政策和精准扶贫政策”,慢性病毒性肝炎、肝硬化、肝腹水等纳入慢病补助范畴。

该工作人员还称:“需要把资料提交到医院,由医院扶贫办提交到相关部门进行审核。”当记者问,这是国家的项目,还是医院自己的项目时,对方表示,“要是不相信,自己到院进行查看,医院可没有那么多资金拿来申请”。

中国扶贫开发协会产业扶贫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协会此前确实发起过中国扶贫医疗救助工程,但两年之后就退出了,“现在是医院自己负责。”

多部门澄清所谓救助项目为冒牌

民政部方面在回答南都记者询问时表示,民政部各司局都不掌握这些国家救助工程的信息,也未曾为此类救助工程提供支持。

南都记者向经过机构改革,更名后的国家卫生计生委求证,国家卫计委各司局都不掌握有关上述863等各类肝病救助工程的情况。

1998年经民政部正式批准成立的全国公募基金会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是中国大陆肝炎防治领域中唯一的非营利性公益机构。在“863肝病救助工程网”上,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被列为863肝病救助工程的主办单位之一。

南都记者也向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求证。经过初步调查了解,基金会一名工作人员给出了确定的答复:“我们此前没有这个项目,现在也没有参与所谓的‘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

实际上,中国红十字总会早在2013年曾发布过声明,称发现有人以“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办公室”名义开展了所谓“国家863肝病康复救助工程”,并且标明中国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为合作伙伴,指定定点医院为患者提供肝病治疗的救助。

中国红十字会声明称,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及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从未参与过上述所谓活动,也从未指定过任何医院开展过上述所谓活动,请社会各界特别是广大患者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官方的澄清与声明,并未阻止这些民营医院继续利用虚假宣传招揽肝病患者。

A08-10版

采写:南都记者 吴斌

实习生 牛伟 张瑞 发自北京、武汉

视频报道:南都记者冯群星 吴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