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大医"骆抗先 一生奋斗誓摘"乙肝大国"帽子

2017-11-21 08:59来源:南方网编辑:谢烨挺
他叫骆抗先,今年86岁,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内科教授。他一辈子都在与乙型病毒性肝炎搏斗,矢志摘掉中国“乙肝大国”的帽子。

骆抗先全神贯注地为病人诊治。通讯员 邬晓伟 摄

  “太惭愧了,太惭愧了,我做得太少了!”11月17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现场,一位耄耋老人频频对向他送上祝贺的人们这么说。

  他叫骆抗先,今年86岁,我国著名传染病学专家、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感染内科教授。他一辈子都在与乙型病毒性肝炎搏斗,矢志摘掉中国“乙肝大国”的帽子。

  在同事眼中,骆抗先是一位爱“折腾”的倔老头。11年前,年逾古稀的他“折腾”着学电脑,开了乙肝知识科普博客,为患者答疑释惑。如今,博客访问量超过1300万,他也成了深受病友尊敬的“网红”爷爷。今年夏天起,很少出门的他又“折腾”着出差,把“骆抗先工作室”建到广东多个基层医院,面对面指导基层医生。

  17日,他被授予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会见。从北京领奖回来,一下飞机,他就直奔医院诊室——有几位病人在等他。

  “网红”医生▶▷75岁学打字开博客为患者提供乙肝防治科普

  年逾古稀,对很多人来说,已在坐着摇椅,颐养天年。

  而骆抗先在他75岁那年却选择了“折腾”,开通了“骆抗先新浪博客”,当上了“博主”。

  这缘于一位患者的建议。2006年,他在求诊时对骆老说:“您出一天门诊只能看几十个病人,如果能开博客就能帮到更多人。”

  骆老记在了心里。可他普通话不标准,没学过拼音,连手机短信都不会发。怎么办?

  这可难不倒爱“折腾”的他。在学生、朋友的帮助下,他找了一台旧式电脑,从零开始学习打字,每天凌晨3点左右就起床工作。

  网络文章讲究“快”,骆抗先却很“慢”。他以对待学术论文的严谨态度来对待每一篇博客文章,写完一篇先“放一放”,确定无误才正式发布。“错一点可是要误导几万人,千万不能错啊!”骆老有骆老的坚持。

  从75岁写到80多岁,电脑换了4台,从自己写博客到带着学生写……忙是更忙,累也更累,但看到网友评论“如果我早点认识骆抗先,一定会少走弯路”,访问量不断往上涨、更多病友得到帮助,骆老打心眼儿里高兴。

  如今,骆抗先工作室的博客访问量超过1300万,每天约2万人次浏览,每篇文章有超过1万次转载,相当于组建了一支万人科普志愿者队伍。如,一些初出茅庐的“博友”提了个“入门级”问题,久病成医的“铁杆粉”会引用骆抗先此前深入解释多遍的标准答案,主动互帮互助。

  除了写博客,骆抗先还坚持每周平均出三次门诊,每次早到1小时、晚走1小时。每次看完病人,总是中午一两点。

  此次到北京参加表彰大会,骆老非要“折腾”着坐当天最晚一班航班回广州。这可急坏了学生刘志华,“毕竟是80多岁的老人了,身体哪受得了!一问,骆老说,有几位外地的患者在广州等他,他们多住一晚就得多花钱。

  身在北京,骆老的心已经“飞”到了患者那儿了。

  “抠门”爷爷▶▷穿着学生的西装去领奖却掏出万元积蓄给患者

  骆抗先“折腾”的另一件事是算账。他的“精打细算”在医院是出了名的。

  南方医院感染内科技师何海棠和骆抗先共事20多年,对此深有感触:“他总爱问病人的花费,细到来广州的车费、住宿费等,觉得花多了就会皱眉头。他选择诊疗方案,总是帮着为病人省钱。这么一个大专家,对家境贫寒的患者,他还让人家复诊时别挂专家号,挂普通号就行。”

  对自己,骆老很“抠门”。一件冬天常穿的驼色毛衣,他不知穿了多少年,肘部磨出了大洞,同事们都看不下去了,他却说:“衣服能保暖就行,我也不出门,这样就好。”

  这回真要出门了,而且是到首都参加大活动,他还穿着旧夹克。大家好不容易才说服他穿上刘志华的旧西服。而脚上的那双休闲鞋,他是死活不肯换了。

  但其实,骆抗先有“很慷慨”的另一面。

  何海棠说,有一天,骆老问他,今年团队科研需要多少钱。他回答说,HBV-DNA(乙肝病毒基因)测序费需要20多万元。

  骆老不假思索地接话:“我们的课题研究经费不多了,我自己来承担这些费用。”

  今年2月,湖南衡阳患者李先生慕名找骆老看病。骆老建议他住院治疗。李先生却为住院费犯愁,想回家。

  细心的骆老看出了他的担忧,看完门诊二话不说带着他来到自家楼下,不一会儿拿报纸包着1万块钱,一定要李先生收下:“你病情这么重,不能回家。没钱我给你拿,大不了你以后报销了再还我。”李先生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

  大医初心▶▷坚守初心一生奋斗誓摘“乙肝大国”帽子

  耄耋之年功成名就,骆老为什么还这么拼?

  他向南方日报记者敞开了心扉:他在抗日烽火中度过了颠沛流亡的青少年时代,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考入大学。毕业后,他率先响应国家的号召,投入病毒性肝炎研究。这些经历,让他牢牢树立了报效国家、竭诚为民的坚定理想信念。

  “老人家入党56年,有浓厚的家国情怀,始终不忘初心--尽早摘掉我国‘乙肝大国’的帽子。”与骆老相交多年的南方医院党委书记朱宏说,骆老为了这份共产党人的初心,用生命在践行大医精诚的精神。

  为了攻克乙肝,骆抗先一手创办了南方医院肝炎基础实验室。他带领团队在国内最早将分子生物技术引入乙肝研究,发现了中国乙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阴性感染者的病毒变异;率先进行了病毒性肝炎细胞凋亡的发病机制研究;提出了“无症状慢性活动性肝炎”新论点,为乙肝防治工作提供了重要理论依据……

  初心,需要传承。骆抗先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有限”,用心培养出了一批优秀学生。他的高徒——南方医院感染内科主任、国家重大传染病乙肝防治项目首席科学家侯金林说:“我们这些学生都自称是‘骆驼队’的,骆老就是我们的‘赶驼人’。”

  如今,86岁的“老赶驼人”还在奔跑。这次上京,他一路上都和同事们商量,刚成立不久的骆抗先工作室该怎么建设;见到同为全国道德模范的“农民工司令”张全收,又马上探讨起农民工的乙肝防治问题。

  “我与乙肝防治结下了‘今生缘’,缘分仍在继续。”最近,十多年来都很少出门的骆抗先总是跑到广东博罗、阳山等偏远地区,开展乙肝流行病学调查,并将“骆抗先工作室”建到基层医院,面对面培训基层医生,希望让更多患者接受规范治疗……

  “我要把剩下的生命都留给病人,直至最后一刻。”骆抗先说。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曹斯 李秀婷 陈枫 戎明昌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