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谈]“换头术”的价值可能止于谈资

2017-11-23 08:31作者:韩浩月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谢烨挺
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实施的消息,是由参与该手术的意大利医生塞尔焦·卡纳韦罗宣布出来的,但“手术”地点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主导该手术等信息得到确认后,该话题迅速点燃了公众的关注热情。

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实施的消息,是由参与该手术的意大利医生塞尔焦·卡纳韦罗宣布出来的,但“手术”地点在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平主导该手术等信息得到确认后,该话题迅速点燃了公众的关注热情。

按照塞尔焦·卡纳韦罗的说法,他只完成了被俗称为“换头术”的5%工作量,任晓平教授才是该手术的主角。放在以前,没准这条新闻能让一些人生出些莫名其妙的自豪感,但浏览网友评论,一水儿的质疑声音,还是真实传递出人们对这项手术的真实态度——— 不靠谱。

“换头术”已经被诸多声音从科学、社会、伦理等多个方面否定了。如何解决脊髓神经连接,如何确定移植者身份,亲人应对移植者付出什么样的情感?这些问题都是巨大的考验,同时也传递出人们内心隐藏的恐慌,这种恐慌已经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对长生不老的渴望,这种恐慌的起源,来自人们对自我身份的本能捍卫。

“换头术”别说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就算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变成现实,恐怕除了个别头脑疯狂的人愿意去尝试之外,一个正常人乃至他重返社会所面对的人群,怎么接受与融入,都是非常艰难的事情。换了头延续了生命,却因为身体与头脑排异以及社会排异导致自杀,那才是悲剧中的悲剧。

对“换头术”冷嘲热讽,甚至对做这项工作的医生进行言语攻击,除了恐慌因素导致之外,更可以视为人们的一种理性表现。这种理性是建立在对生命有充分了解的基础上形成的———人类能活多少岁,健康之于生命的重要性,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幸福的,当噩运来临如何去面对……对于这些考验,每个人的反应不同,却已经形成了对应的模式,这种模式可以视为自我的关怀。当自我关怀已经接近于一种信仰的时候,“换头术”带来的冲击,已经近似于一种冒犯。

对于长生不老,人类尚且没有接受,虽然有科技企业已经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相关研究,但仍有大量人认为,长生不老是在摧毁人的尊严。之所以“换头术”和长生不老一样难令人接受,是因为反对者并不愿意牺牲尊严来延续生命。

以前在农村,经常有马戏班子带来诸如双头蛇这样的怪异展览,在给观众带来神秘感满足的同时也带来了不适感。观众之所以对这样的展览感兴趣,是因为它能带来谈资。对于所谓的“换头术”讨论,并没有深入的价值,因为一旦触碰真问题,“换头术”的存在理由就会土崩瓦解。

医学研究要不要尝试“换头术”这样接近于极端的做法,其实答案也很明确,医学发展应该建立在严谨、严肃、有效的基础上进行。面对质疑,任晓平回应称,他们团队做的不是“换头术”,是“实验模型”。技术发展导致的伦理问题不应被忽视。不顾伦理的影响,疯狂冒进,除了能博得一些眼球关注之外,究竟能否为相关医学带来进步,这是需要高度怀疑的。 □韩浩月

南都头条 Headline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