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细胞免疫治疗的乱象频出争议不断,而随着该领域出现技术突破及国家相关政策  落地,行业出现新变化

细胞能存不能用?业界:盼设深圳“先行区”

2018-01-30 10:43作者:陈盈珊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对于部分身患绝症的人而言,在穷尽各种医疗手段仍未有效果后,找到细胞免疫治疗的大门推门而入,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然而,由于近年来细胞免疫治疗的乱象频出:未经批准、夸大疗效、费用高昂……导致这一领域争议不断。

   工作人员在实验室对细胞进行制备。

   深圳综合细胞库,细胞被放入零下19 6摄氏度的液氮罐进行冻存。

对于部分身患绝症的人而言,在穷尽各种医疗手段仍未有效果后,找到细胞免疫治疗的大门推门而入,已经是他们最后的希望。然而,由于近年来细胞免疫治疗的乱象频出:未经批准、夸大疗效、费用高昂……导致这一领域争议不断。

2016年5月初,国家卫计委曾重申,自体免疫细胞治疗技术仍属于临床研究阶段,不能进入医疗临床应用。自此,已在全国多家医院商业性应用并收费的细胞治疗,纷纷踩下刹车。而近来,随着细胞领域出现技术突破,以及国家相关指导原则落地,细胞产业似乎“春风徐来”。

过去一年,先是CAR-T细胞免疫疗法在血液肿瘤治疗上取得良好成效,在美国率先获审上市。随即,南京传奇生物等6家公司的CAR-T细胞治疗制剂在国内相继获CDE(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受理。同期,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细胞治疗产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国内细胞治疗产品研发及上市标准逐步明晰。

一边是细胞领域的政策闸口“渐开”,但另一边则是细胞治疗仍未正式“放行”,企业与机构只能在细胞存储与制备的业务中深陷白热化的竞争。细胞存储火热的背后,仍有政策难题待解。

政策限制,

细胞应用领域几乎是空白

“要想在国内合法合规地用细胞免疫疗法来治病,现在唯一的方法是申请成为这些临床试点的志愿者,相当于成为他们的试验对象,医疗责任自负、治疗费用全免。”但是,拿到这样的名额并不容易,一是本身试点名额少,二是这些志愿者需要符合相应的疾病条件。“什么样的病才能入选,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考虑,条件很严,并不是谁都有这个机会。”一名临床专家向记者表示。

目前,细胞治疗领域虽取得不少新技术的突破。但是受限于政策,细胞的应用领域几乎仍是空白,只有少数城市的个别医院和机构开放了临床试点。

“医疗安全关系生命,强监管是必须的,因为行业需要标准。但生命健康也是人的根本需求,如何提高通过效率是其中关键。新一轮的医学革命正在到来,中国要想弯道超车,必须有更加开放的政策支持。”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北科生物董事长胡祥对未来的政策配套提出了期待。新的一轮医学革命,是以生命科学为基础,就是用细胞、基因、人体自身修复能力来治疗疾病。

“比如美国CAR-T,为什么5年就批下来了?因为在美国,疾病若是致死性的或者传统医学不能治愈的疾病,像肿瘤白血病这些,这种审批是有绿色通道的。”在胡祥看来,国外的一些审批机制值得借鉴。同时,他建议构建针对病人的风险和收益的评估机制,充分尊重患者的知情权和使用权,一些肿瘤的晚期病人可自主选择是否进行细胞治疗。而另一边,增加临床试点,可以让细胞领域的研发成果更快转向临床。

细胞治疗已有新突破?

2005年在深圳成立的北科生物,是干细胞治疗技术的首批受益者之一,其较为知名的是干细胞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视神经发育不全、截瘫、脑瘫、急性心肌梗死、糖尿病等。2012年,国内干细胞临床治疗叫停。随着近年100多家机构和医院被纳入干细胞治疗的临床试点,北科生物在布局细胞存储之余,再战细胞治疗领域,寻求、搭建合规合法的细胞治疗平台。除了北科生物,中源协和、合一康等也在加码细胞治疗。

目前,细胞治疗在特定疾病上已有新突破,糖尿病和肿瘤是其中代表。一份新研究发现,通过干细胞调节免疫系统,免疫会减弱对胰岛细胞的攻击,从而让胰岛细胞有再生空间,由此实现对糖尿病的长期改善与管理。而最近火热的C A R -T细胞免疫疗法,在针对白血病和淋巴瘤上,可以实现90%以上的完全缓解率。

细胞治疗虽有技术突破,但目前还局限在特定病种 。有 临 床专家向记者指出,目前C A R - T免疫细胞疗法对血液系统的肿瘤有很好疗效,但治疗实体瘤仍需攻坚,“血液里的肿瘤细胞是随血液游走的,免疫细胞可以快速识别并抓取消灭。但实体瘤已聚集形成了微环境,对免疫细胞有较强的反识别机制”。

胡祥表示,开展联合疗法是未来细胞治疗的一个方向,“要想汽车跑得很快,需要有刹车、油门、方向盘配合。治疗也一样,多种免疫治疗方法可以组合在一起去治病”。据介绍,通过开展五种疗法的组配方案,北科目前已成为国内开展联合疗法的机构之一。

存储竞争白热化,

细胞存储制备门槛低?

细胞治疗没有开放,细胞存储继续走热。目前,干细胞和免疫细胞的存储成为当中两大主力项目。据介绍,干细胞是一类具有自我复制能力的多潜能细胞,又被医学界称为“万用细胞”,主要来自于人的脐带血、胎盘、乳牙、脂肪等。而免疫细胞广泛存在于人体,并随着人年龄的增大而数量减少、活性降低。

“细胞存储是第一步,越年轻、越健康,存下来的细胞越好。未来真要使用,也能发挥更好的效果,相当于给自己上了一份健康保险。”在深圳妇幼保健院的科室外,一名负责细胞存储的业务员在和刚做完产检的女士及其家人介绍干细胞的存储。数据显示,开展干细胞存储业务的企业和机构在国内不下千家。而据记者的粗略统计,这样类型的企业在深圳就有不下六家。

一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从采集、生产制备、检测,再到冻存,细胞存储的技术门槛不高。其中生产制备环节中,用于培养细胞的培养基,“便宜的在网上几千元就能买下来”。而到最后一步 的 低温存储,只需要把制备好的细胞放进零下196摄氏度的液氮环境中永久冻存就好,“因为进入门槛低,大家都做,开个这样的公司成本低的可以去到几十万元”。

对此,胡祥表示细胞存储和制备技术成熟是事实,但并不代表质量控制“门槛低”。他指出,细胞存储作为未来细胞使用的关键一步,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疏漏,造成细胞污染,就是巨大的安全隐患。

未来,细胞产业普惠还是商业化?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目前根据存储的种类、数量、年限的不同,细胞存储的价格都有不同,但套餐价格普遍过万,其中一些“VIP套餐”的价格高达十万元。而在美国,CAR-T抗癌新疗法的定价为47.5万美金,约合300万元人民币。有消费者直呼是“有钱人的游戏”。

从事医药领域私募投资的邱金锥告诉记者,医药健康领域的研发周期长、巨额的科研投入都是“看不见的成本”,但随着技术成熟、产业规模扩大,价格下降是必然趋势。实际上,基因领域的检测价格已进入“百元美金”时代,“未来的细胞产业也会加速进入降价时代”。

深圳中商情大数据股份有限公司CEO杨云表示,相较于基因测序已经有较完整的产业链,目前的干细胞、免疫细胞的产业转化进展缓慢,这意味着成本无法快速下降。

技术、行业标准、政策配套都是加速细胞治疗产业化的关键。深圳市生命科学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丁星认为,每一项技术创新都要不断用临床结果去验证,要有“试错”的空间,“有政策,有临床,随着老百姓对细胞免疫认识的提高,细胞产品自然很快会被大众接受,细胞科技的创新和普惠,才能更好地造福人类生命健康”。

观点

或可参照国外经验,

对细胞领域开设“绿色通道”、“先行区”

细胞制品按照药物进入审批,是否能够适应细胞领域的快速发展?多位业内人士有疑义,并建议参考国外开放“绿色通道”,即针对目前传统医学没有很好疗效的致死性疾病,可以适当放宽条件让细胞治疗、基因编辑等新科研成果走“加快审批”的特殊通道。

北科生命专家委员会委员高东博士表示,细胞治疗产品很难完全按照药品去审批。因为从药物代谢的角度来讲,化学药物有明确的分子式,药代过程能研究清楚,就目前技术水平而言,细胞的代谢很难明晰。而相关文件也指出,由于细胞治疗产品的物质组成及作用机制与小分子药物、大分子生物药物不同,传统、标准的临床研究评价方法可能不完全适用于细胞治疗产品。

“政策走慢一点,就要卡死一批企业。设立‘先行区’,同样重要。”高东表示,先行区相当于在一定范围内给企业和机构有一定的“试错”空间。2013年,海南设立博鳌乐城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其后秦皇岛、厦门等城市也纷纷开设“先行区”。据了解,“先行区”往往配套巨大的政策优势,比如先行区可加快医疗药品器械注册审批、可根据自身的技术能力申报干细胞临床研究等医疗技术研究项目、允许境外资本在区内举办医疗机构等。

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先行区最大的政策优势在于“犯错了不会一棒子打死,而是给改进的空间”,这无疑会吸引众多企业和机构入驻、发挥出产业集聚的效应。他表示,若是深圳可以申请设立“先行区”,未来可以推动深圳生命健康产业进一步发展。

亮点

相关文件频出

细胞治疗在路上

2017年的最后三个月,医药领域迎来了44份文件连发的重要时刻。而随着干细胞治疗、免疫细胞治疗和基因编辑等探索研究的不断发展,”细胞治疗“一词在文件中频频现身。南都记者就涉及细胞领域的相关文件进行梳理,发现三大亮点。

1

按药物进行审批,

明晰了细胞治疗产品入市路径

2017年12月下旬,《细胞治疗产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出台,当中明确提及“当细胞治疗产品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时,应遵循《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G CP的要求”。临床作为细胞治疗产品入市的关键环节,文件明晰了细胞治疗产品未来需按药物审批入市。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虽然目前已经明确了入市的大方向,但具体细则目前并不清晰,“比如每个阶段临床试验需要多少样本量、到达什么样的标准,都是空白”。

2

临床试验备案制,“点头制变摇头制”

“受理临床试验申请后一定期限内,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未给出否定或质疑意见即视为同意,注册申请人可按照提交的方案开展临床试验。”去年10月,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明确相关内容。

细胞治疗最新的科研结果要落地临床,临床试验的项目必须得到开展。而过去,临床试验是逐年审核,如果在一定期限内没有批准,则意味着项目没有通过。很多临床试验也因为审批速度过慢,申请者常常苦等一两年而无法开展项目。“审批慢一点,企业和机构死得快一点。”医药领域私募从业者告诉记者,细胞领域的企业都在抢占最新点,稍微慢一点开展项目意味着竞争者更快研发,也意味着企业的资金随时可能被抽掉。

从“点头制”变“摇头制”,“不摇头就是同意”,这相当于变相加速政府机构的审批速度。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的征求意见稿里,这个“一定期限”曾被描述成“60个工作日”,即审评机构自受理之日起60个工作日后若没有给出否定或质疑的审查意见即视为同意,申请人可按照递交的方案开展临床试验。针对这个变化,有业内人士分析,或与审批申请积压有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吴浈曾表示,国家食药监总局目前审批能力约一年5000件,目前加快速度消除积压,预计2018年底就可以完全消除积压,按时限进行审批。

3

原先并不获得认可的境外临床研究材料,可在国内作为申报材料

能否接受非注册临床试验数据?《细胞治疗产品研究与评价技术指导原则(试行)》给出肯定答复。这意味着,原先并不获得认可的境外临床研究材料可以在国内作为申报材料,用于支持药品在中国的注册上市以及上市后安全有效性信息的更新。

声音

医疗安全关系生命,强监管是必须的,因为行业需要标准。但生命健康也是人的根本需求,如何提高通过效率是其中关键。新一轮的医学革命正在到来,中国要想弯道超车,必须有更加开放的政策支持。

——— 北科生物董事长 胡祥

每一项技术创新都要不断用临床结果去验证,要有“试错”的空间,有政策,有临床,随着老百姓对细胞免疫认识的提高,细胞产品自然很快会被大众接受,细胞科技的创新和普惠,才能更好地造福人类生命健康。

——— 深圳市生命科学行业协会执行副会长丁星

细胞治疗产品很难完全按照药品去审批。相关文件也指出,由于细胞治疗产品的物质组成及作用机制与小分子药物、大分子生物药物不同,传统、标准的临床研究评价方法可能不完全适用于细胞治疗产品。

政策走慢一点,就要卡死一批企业。设立“先行区”,同样重要。

——— 北科生命专家委员会委员高东

采写:南都记者 陈盈珊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