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时间上厕所”何止苦了儿科医生?

2018-02-07 10:03作者:吴江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半天门诊,感觉都会累到虚脱”,“出诊不敢喝水,是因为基本没有上厕所的时间”,南都记者最近采访了多位在读的儿科医学生,这些年轻人在实习、见习期间已经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儿科医生的苦、累。

“半天门诊,感觉都会累到虚脱”,“出诊不敢喝水,是因为基本没有上厕所的时间”,南都记者最近采访了多位在读的儿科医学生,这些年轻人在实习、见习期间已经体会到了作为一名儿科医生的苦、累。尽管儿科实习医生们的苦累感觉,的确可能与还没适应有关,但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的确是毫不夸张的儿科医生工作节奏,笔者所在的医院及其科室,儿科医生们也同样每日踩着类似的鼓点。然而,即便儿科医生踩上风火轮,没空上厕所,似乎仍然难解儿科缺医的困境。

事实上,当儿科超负荷运转,儿科医生忙到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其实不只是苦了儿科医生,更意味着医患供需的严重失衡,一些医院医生不得不每天接诊80—100个患儿,即便是体质再强,再优秀的医生,恐怕也很难保证对每位患者的服务质量。尽管仍然会不断有新鲜血液的补充,但超负荷的儿科如何走出上述恶性循环般的困境,显然不容回避。

根据《中国卫生年鉴》2012年的统计,我国每千名儿童仅有0 .43名儿科医生,这个比例甚至远低于普通医患比,在放开“二孩”的背景下,儿科医生的缺口,必将愈发凸显。然而,尽管多地儿科出现的停诊限诊现象,的确引发了普遍关注,也不乏加大儿科投入,提高儿科收费,培养儿科医生的呼声。不过,真要确保儿科“医不能停”,恐怕首先要搞清楚儿科医生短缺的真正根源,才能对症下药。

一方面,医患关系不畅,医生价值受压制,医疗环境的不佳,有意愿从事医疗服务的人才缺乏,自然不利于医生职业的发展。而相比医疗人才面临的整体困境,儿科医生则更为突出。一方面,儿科医生往往要承受更高的压力,儿科医护人员不得不面临最高的被打骂风险;另一方面,同样是看病,同样的收费,面对婴幼儿,儿科医生往往面临更大的困难和阻力,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耐心。以儿童牙科为例,儿童的配合程度往往较差,沟通也比成人患者困难,同样的一项治疗,儿牙医生甚至要付出几倍的时间、耐心与体力,但收费甚至低于成人普通门诊。这也直接导致儿科医生付出与收入的倒挂,儿科甚至是医院收入最低的科室。相比之下,美国的儿科医生收入,则是高于医生平均水平的。于是,既然“出力并不讨好”,国内儿科医生这活儿没人愿意长期干,儿科医生转行比例更高,也就并不意外了。

此外,儿科医生“减负”问题,一定程度上也与当下的医疗服务供给模式有关。相比国内的婴幼儿生病一定要去儿童医院,看专业儿科医生。在国外,由于职业门槛高,专业的儿科医生其实同样稀缺,而且挂号诊疗费要高于普通门诊,在德国和澳大利亚,孩子生病通常不会直奔儿童医院和儿科医生而去,而是会首先选择在社区医院看全科医生,儿童的普通疾病,全科医生完全可以应付,社区的家庭医生,更有充分了解患儿身体状况的优势。这一分级诊疗的模式,同样极大缓解了儿科医生短缺的压力。

基于此,儿科所面临的困境,的确有多方面因素。除了当下医患关系引发的医生职业困境之外,分级诊疗的缺位,社区医疗分担机制的缺失,降低了专业儿科的效率,加剧了儿科医生的压力。而儿科医疗服务价值的扭曲,同样压制了儿科医疗人才的供给。唯有改变这一价值扭曲局面,形成良性循环,儿科医生的负荷才有望回归平衡,有时间上厕所的儿科医生们,也才能提供高质量高满意度的儿科医疗服务。       

吴江(医生)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