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复方川羚定喘胶囊:

无批文治哮喘“神药”20年后仍被大规模仿冒

2018-02-11 10:32作者:毛淑杰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1998年9月,由河南省台前县风湿哮喘病研究所生产、被称为治哮喘“神药”的复方川羚定喘胶囊,因含有违禁成分被吊销药品批号,后逐渐淡出市场。但有网友发现,最近这款药“重出江湖”,正通过网络平台宣传和销售,且发货地不一。

   记者通过网购,买到了这款假冒的“神药”。 南都记者 毛淑杰 摄

1998年9月,由河南省台前县风湿哮喘病研究所生产、被称为治哮喘“神药”的复方川羚定喘胶囊,因含有违禁成分被吊销药品批号,后逐渐淡出市场。但有网友发现,最近这款药“重出江湖”,正通过网络平台宣传和销售,且发货地不一。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这款药的确可以轻松网购,且销售平台不止一家。有些商家系自建网站,拥有独立域名;有的寄身于B2B营销平台,把二级页面包装成企业官网。在百度等搜索引擎上,销售该“神药”的“网上药店”排名结果一度普遍很靠前。

濮阳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的段科长告诉南都记者,目前药品市场上已无濮卫药制注字的批号,药品批文都已收归国家药监局统一批准。濮阳市下属的台前县也已无所谓的“风湿哮喘病研究所”或者研究中心,这款药应为冒牌假药。

江湖上未绝的“神药”

20年前,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曾是河南省台前县的一张名片。这款药被指对治疗哮喘病有“奇效”,上世纪90年代,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曾以邮购的方式,从河南省台前县销往全国各地。

刘广清是这款药的研制人,当时他创办了台前县哮喘病研究所并担任所长。1998年9月,由于在生产中加入违禁药品,该药被当地监管部门责令停产,吊销批号,台前县哮喘病研究所随后也被撤消。

不过,此后这款药的生产与销售似乎并未禁绝,各种仿冒接踵而至。

南都记者注意到,在受到多部门联合打击后,一些人转战阵地,继续以“刘广清”、“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名义制造并销售冒牌假药。2000年,北京警方就曾查抄一批没有生产批号的复方川羚定喘胶囊;2004年,内蒙、湖南等地一些哮喘病人在长期服用复方川羚定喘胶囊后,出现手抖、骨质疏松等异常症状。

近日,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以“刘广清复方川羚定喘胶囊”之名的药品,仍在网上有售,且销售网站不在少数。这些药多利用网站发布广告和销售信息,通过电话、QQ沟通订单,实行“快递上门、货到付款”,形成一条“网络售药”产业链。在这些“网上药店”中,部分是拥有独立域名的网站,部分寄身于B 2B平台,把二级页面包装成“药企官网”。在这一过程中,平台的审核机制形同虚设,使用者可轻松发布虚假工商信息和药品宣传。

“官网”下单,货到付款

2月1日,南都记者找到一家销售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所谓“正品官网”。该网站只销售这一款药,根据瓶数分为240-1200四种套餐,用户在线填写信息直接订购。网页标题中嵌入了一个“官”字,提示“效果好、价格低、正品保障”。

根据咨询电话,南都记者以患者的身份联系了销售人员小张。他告诉记者,药品是台前县风湿哮喘研究所生产的,有地方批文号、有专利号,确保是正规药。当南都记者咨询为何是地方批文,而不是国家批文时,小张称,这款药发明较早,当时地方机构也可以认证药品,且认证标准是一样的。小张特意提到,药品成分全部是中成药,没有副作用,“是温补的”。

这款药品支持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如果顾客不满意可以不签收。小张建议,可以先买一个疗程试一试,如果十五天无效果可以退货,只要不影响二次销售。最后记者在劝说下,买了一个“优惠套餐”,买10盒送1盒,价格为398元。

该网站显示,药品生产厂家为河南省台前县风湿哮喘病研究所,拥有濮阳药监部门的地方批文,还曾获得国家专利,并列出了详细编号。

对此,濮阳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的段科长告诉南都记者,药品市场上已无濮卫药制注字的批号,药品批文都已收归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统一批准。濮阳下属的台前县也已无所谓的风湿哮喘病研究所或研究中心,这款药应为冒牌假药。

台前县卫计委部门一位人士也告诉南都记者,“这个药是太多年之前的了,年轻人未必知道。”她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过,效果听说也不错。但最后国家没给它批号,现在台前县这边不生产了,网上卖的应是冒牌”。

南都记者依照买到的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瓶身上标注的专利号,搜索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发现,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专利申请人为刘广清,申请时间为1997年3月,专利类型为“发明专利”,主分类号为A 61K 35/78.不过,因未缴年费,2005年6月,该项药品的专利权已被终止。

卖“神药”网店不止一家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销售这一冒牌神药的“网店”不止一家。

除了记者买到药的网站外,还有一个页面内容完全一样的网站存在,只是域名不同,一度排在百度的搜索结果首屏。随后,南都记者以“复方川羚定喘胶囊”为关键词,在其它搜索引擎检索发现,销售这款药的“网上药店”同样不在少数。

这些网店都打着“刘广清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河南省台前县风湿哮喘研究中心”的旗号,页面上均有厂家直销、正品保证的字眼,还设置了电话、微信、QQ等多种联系方式。虽然标注厂家直销,这些药品的发出地却各有不同。南都记者实测购买的物流单,显示发出地为湖南省长沙市造化塘。另一位销售电话定位于上海的客服则告诉记者,“生产地和销售地不同,虽然我们是在台前县生产,但发货是从上海发的。上海是集散中心。”

从网站类型来看,这些“网上药店”中,部分是独立的网站,拥有一级域名;部分寄身于B2B营销平台,是B2B网站的二级页面。这些二级页面中设置了公司介绍、产品橱窗、资质证书、新闻资讯等栏目,形似企业官网。比如“工商信息”一栏,清楚地标注了公司名称、成立时间、注册资本、企业类型、主营产品等。这些信息容易误导消费者,误以为这是经过工商部门认证的企业信息。

B2B营销平台推波助澜

在网售过程中,销售网站既是宣传窗口,又是销售渠道,是网售假药链中的重要一环。南都记者调查发现,部分B2B营销平台不仅为假药网站提供建站技术支持,且在明知资质不合规的情况下,帮助其优化网站搜索排名,并收取推广费。

以“搜了网”为例,其中包含大量“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销售页面。这些页面包含公司介绍、产品展示、资质证书等栏目,形似“企业官网”,页面最底部显示“技术支持:搜了网”。

2月7日,南都记者在“搜了网”上尝试注册账号,并利用平台的免费模板填写了一个虚构的企业信息。虽然“搜了网”提供的后台显示,注册者需进行企业和注册人实名认证,但在实质“建站”过程中,却没有受到审核。最终,南都记者虚构的企业工商信息、药品疗效、销售热线等信息被成功发布。

此后,南都记者以客户身份联系了后台提供的客服热线,希望把网站“装修”一下。“搜了网”提供的报价单显示,其推广套餐分为4类,最低2000元,最高16800元。最贵的至尊版套餐可提供包括关键词优化、广告投放、400热线、搜索优先展示等服务。其推广方案中承诺,“多平台同步推广+关键词上百度首页”。

“搜了网”对接人杨经理介绍,“搜了网”不仅能做二级页面,也能做拥有独立域名的一级网站。他建议记者做二级域名,“二级的优化更快”、“不要资质也能做”。杨经理还以百度为例,称在复方川羚定喘胶囊的首页搜索结果中,前3名中有2家都是“搜了网”的二级页面。他说,这款药的商家有很多是老客户,每年推广费在8000元到20000元之间。

南都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除了“复方川羚定喘胶囊”,还有如“复方关节炎胶囊”、“神奇筋骨康胶囊”等疑似假药,也在“搜了网”发布企业工商和销售信息。

信息发布平台也要担责

《药品管理法》明确规定,以非药品冒充药品或者以他种药品冒充此种药品的,可被认定为假药;必须依法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按照假药论处。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主任助理彭益鸿认为,B2B平台作为网络平台,需要处理数量巨大的网络信息,客观上无法对每个商家发布的信息进行审查。但是,平台应通过加强对商家主体资格的审查保障信息的真实性。案例中“搜了网”平台明知客户不具有营业资质,还提供广告信息发布服务,客观上成为网售假药的助推者。

彭益鸿称,如果消费者是直接在线购买商品,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第2款之规定,网络平台“明知或者应知”商家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消费者而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却未采取必要措施的,网络平台应与商家承担连带责任。

另一方面,商家通过网络平台提供的网页或其他技术支持,而直接或间接宣传商品,属于《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所定义的“互联网广告”。对于“医疗、药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医疗器械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须经广告审查机关进行审查的特殊商品或者服务的广告”,如果未经审查,不得发布。

彭益鸿介绍说,对于互联网广告,由广告主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果网络平台未参与互联网广告经营活动,仅为互联网广告提供信息服务,对其明知或者应知利用其信息服务发布违法广告的,也有义务予以制止。

针对南都记者在线买到的假冒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濮阳市食品药品稽查支队的段科长表示,因为假药的寄出地在湖南,涉及管辖权问题,对生产企业无法调查。不过,对网上标记为辖区内的售药网站,将与网信办沟通合作处理。同时,南都记者已向长沙当地食药监部门举报该冒牌药,并把药品送往广州医药机构检验,其药物的真实成分、有无副作用目前存疑。

经过南都记者在网上曝光此事后,2月10日下午,部分网站的“复方川羚定喘胶囊”搜索结果显示已作出调整。

采写:南都记者 毛淑杰

南都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