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药神”引广泛关注 背后反映的是患者用药问题

2018-07-06 08:47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梁翠蓉
过去医药行业普遍认为冗长的药品审评审批是行业自主创新发展的主要障碍,从研发到临床试验再到审批上市,新药研发所经历的步骤严苛而漫长,业界的共识是,缩减不必要的时间,对于新药研制的提速至关重要。

   一起陈年旧案因为一部电影而重新获得关注。江苏无锡市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陆勇,曾因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印度廉价抗癌药而被称为“抗癌药代购第一人”。2014年7月他因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销售假药罪而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机关提起公诉。2015年,检察机关正式决定对陆勇不予起诉。事件曝光后曾受到舆论广泛讨论,而最近上映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讲述了白血病患者在买不起天价救命药的情况下,找一位保健品店老板买印度低价仿制药的故事,故事正是改编自当年的“陆勇案”。

   检察院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当初被外界视为“法律有温度”的体现,带着同理心去看待陆勇的所作所为,这样的决定显然合乎人情。司法部门当初的依据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而社会对于陆勇的同情与支持更多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癌症患者群体遭遇劫难,而同为癌症患者的陆勇为他们提供了一种希望,其所为甚至谈不上是一门生意,而只是为病友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外界对陆勇近乎一边倒支持的背后,是癌症患者用药难、用药贵的普遍问题。时至今日,这一问题如何形成,背后存在何种症结,解决的出路何在,仍然被反复讨论。单纯从价格看,国内抗癌药近年有了明显的下降,媒体调查发现,《我不是药神》中提到的“格列宁”(即“格列卫”),如今随着医保政策的落实和原研药专利到期等原因,已经从当初的几万元一个月到如今只需1000多元。这是一种可喜的变化,但未必已经做到最好,陆勇近日就对媒体表示,尽管药价已经下降,但他还是在吃印度的仿制药,原因很简单——— 便宜。

   一种产品的价格受到多种因素影响,就抗癌药而言,分析其价格需要考虑到多个环节。国内企业缺乏自主研发能力,患者主要依赖进口药。从价格构成看,根据财政部2017年最新关税税率调整政策,我国进口药品最惠国税率为2%- 4%,而进入销售还需要在此基础上征17%的增值税。正如李克强总理所强调的,“进口抗癌药仅降到‘零关税’还不够,必须采取综合措施,从多环节、多渠道层层压减进口抗癌药品价格。”除了关税、增值税,医保对抗癌药价格也有很大影响,通过2017年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赫赛汀、美罗华、万珂等15个疗效确切但价格较为昂贵的癌症治疗药品被纳入医保目录。如果这些环节做到位,抗癌药应该还能获得更大的降价空间。

   进口药价格高,每每提及抗癌药,国内舆论谈论最多的是抗癌药自主研发,继而抛出一个时代之问:为何国内药企研发抗癌药的积极性显得不是很高?从药品特性看,抗癌药研发难度大,从研发到临床再到药品上市,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中小药企很难有所作为,大药企则因为技术积累不够进展缓慢。就研发环节而言,抗癌药和芯片有相似之处,都不是简单投入资金而是需要合适的科研和政策环境,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才可能有所回报。

   过去医药行业普遍认为冗长的药品审评审批是行业自主创新发展的主要障碍,从研发到临床试验再到审批上市,新药研发所经历的步骤严苛而漫长,业界的共识是,缩减不必要的时间,对于新药研制的提速至关重要。中国抗癌药自主研发能力不强的问题,简单归因于某种体制因素未必客观,但是,在目前的条件下,降低监管带来的不必要的研发成本,或许是眼下最容易实现的。这样的工作一定要做,而且要尽快做。

   近期关于抗癌药的惠民政策陆续出台,国家层面在推动抗癌药降价方面做了不少工作,但是从患者的反馈来看,抗癌药降价目前并不显著,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抗癌药价格高昂问题的复杂性。围绕抗癌药,短期和长远不同时间维度对应不同的工作,它们难度各异,都需要扎实推进。现实中癌症患者不能寄希望于“药神”,他们需要得到全方位的支持。


奥一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