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定闹钟抢医院号吗?深圳家庭牙医来了!

2018-08-01 15:23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梁翠蓉
深圳市内综合医院的儿童口腔科很少,医生人数也很不多,而深圳市儿童医院人满为患号源紧张,很多家长提前两周都根本挂不到号。

家住深圳龙华的林妈妈最近是很焦虑。她的儿子今年3岁,之前一直在老家武汉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前段时间刚接回深圳,准备下半年送去上幼儿园。孩子刚接过来,挑食不吃饭,爱吃零食爱喝饮料,“一口牙全部烂了,牙根黑黑的,前面两颗门牙都快要烂完了”。

提起这个林妈妈就很气愤,她说因为自己平时也上网看亲子科普知识,知道保护牙齿的重要性,就经常打电话回去交代爷爷奶奶注意这方面的卫生,但老人家总是一笑而过,觉得孩子现在长的牙齿都是临时性的,“到时候换牙就会换好的回来”。后面在林妈妈的坚持下,带孩子去第二人民医院口腔科检查,“医院人太多,一进去孩子就哭,不肯配合检查”,反复搞了一个上午,孩子都不肯,林妈妈只好带儿子回家。

南都记者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口腔科走访发现,不少家长也有跟林妈妈一样的烦恼,孩子小小年龄牙齿坏掉,不仅影响孩子进食,也关系到孩子健康。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中国3亿多儿童中大约会存在10亿颗蛀牙,其中5岁儿童的龋齿率就高达70%。而深圳14周岁以下儿童约有200多万,很多孩子需要到口腔科看牙。但调查发现,深圳市内综合医院的儿童口腔科很少,医生人数也很不多,而深圳市儿童医院人满为患号源紧张,很多家长提前两周都根本挂不到号。有市民开玩笑表示,在家定闹钟抢医院号,比抢火车票还难!供需失衡下,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民营儿牙中心。

以深圳友睦口腔为例,位于欢乐海岸的儿童齿科中心也是深受市民喜欢。该中心有四位平均执业十年以上经验的齿科医生坐诊,平时也是预约满满。特别是寒暑假,孩子看牙高峰期,基本都要排队到一个月后。该门诊创办人石培荔医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儿童在牙科治疗上是比较困难的一个治疗,因为小朋友爱玩,或者抗拒等因素,导致检查、治疗时间增加,有时候一个小朋友可能会折腾很长时间。所以友睦对医生的要求就是,一个成功的儿童牙科医生,不仅是一个牙科医生,同时还是一个儿童心理学家。为了让小朋友们喜欢上看牙医,友睦不仅从行为管理上让小朋友们能够去接受和配合做治疗,儿牙中心还从装修风格以及医疗器材设置等等方面都做了很多的努力。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中心采用色彩明丽的装修风格,在大堂设立了儿童游乐专区;在诊疗室,每个房间都按照不同的流行动画来装修墙面、播放电视以及悬挂的卡通公仔等,为的就是减轻孩子就医的心理压力,让孩子一边玩儿一边把牙给治好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特别是90后父母的崛起,越来越重视孩子的牙齿问题,也越来越愿意相信私立门诊服务。石培荔医生介绍,目前友睦倡导的是一种家庭医生的理念和模式。在孩子长牙初期就最好能带来儿牙中心,请专业医生帮忙做检查评估并建立档案,对家长进行科普宣教,更重要是要让家长成为孩子的第二个牙医,在家里要讲口腔卫生,这样小朋友就会从他长牙开始,得到一个非常好的维护和跟踪,友睦很多小朋友,最小的,可能两三岁开始看,现在就已经上高中上大学了。他这个里面的生长发育,会有很多问题,除了牙齿问题,他还会有颌骨发育的问题,会有面型的问题,那医生都要及时去跟家长做沟通,要应该干预的阶段做应该干预的事情,这样孩子就会得到一个很好的保健和治疗,所以现在很多客人都是采取这种家庭会员式的模式。

而对于市民担忧门诊收费高、过度消费等方面的问题,石培荔医生表示,这是一个价值医疗问题。目前来说,同一个项目,友睦会比公立医院稍微贵差不多三分之一。而友睦提供的医疗技术,医疗服务,所得到一个价值的体现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后期,该儿牙中心可能会考虑接入社保,为市民提供便利。据了解,友睦齿科从2018年开始已经与深圳医保在对接,友睦旗下在深圳的10家诊所有8家已经接入医保。八月份即将开始医保定点接入的试运营。而拔牙、补牙等一些属于基本医疗服务范畴,在公立医院可以用社保,在接入社保的民营齿科机构也可以用,报销比例也基本一致;但洗牙、修复、种植等非基础医疗,本身就不在社保范围内,也无法使用基本医保。


奥一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