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一周年

13位医改一线“探路者”求解看病难、看病贵之道

2018-10-10 08:45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梁翠蓉
去年9月,全国公立医院全部开展综合改革,全面取消实行60余年的药品加成政策,破除以药补医旧机制,创建公立医院运行新机制。时隔一年,改革取得哪些新成效?


   9月14日,十三届全国政协第十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北京召开。

   新华社发


   南都讯 “全面取消药品加成一年来,公立医院医疗费用增幅下降了,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也下降了,群众少花钱了,就医负担减轻了。”去年9月,全国公立医院全部开展综合改革,全面取消实行60余年的药品加成政策,破除以药补医旧机制,创建公立医院运行新机制。时隔一年,改革取得哪些新成效?在9月14日的十三届全国政协第十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以下简称“双周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曲凤宏做了以上对比。

   在双周会上,13位全国政协委员作为来自医改一线的“探路者”,围绕“巩固破除以药补医改革成果完善公立医院运行新机制”主题,为改革把脉问诊,就当下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寻求破解之道。

   实地调研

   仍存在取消药品加成后

   补偿不到位等问题

   为了开好这次双周会,今年4月以来,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斌、何维带领全国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与农工党中央调研组,先后赴北京、陕西、贵州、青海、内蒙古5省区市开展调研,并与国务院有关部门座谈交流。

   南都记者了解到,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深化医改最难啃的“硬骨头”。2017年9月,全国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开展综合改革,取消了实行60多年的药品加成政策,初步建立新的运行机制。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一场深刻的利益调整,仍存在取消药品加成后补偿不到位、薪酬未能体现行业特点、药品耗材价格仍然虚高等问题。

   政协委员在调研中发现,截至目前,仍存在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投入责任尚未全面落实,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不到位,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体现不充分;人事薪酬制度改革也相对滞后,基层卫生专业人员人才不足,特别是贫困地区人才匮乏;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推进改革的合力尚未形成,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有待进一步加强。

   鉴于上述问题,全国政协委员、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孙咸泽建议,应坚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发挥公立医院的自主作用,政府只承担管理职责;加强基层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促进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大力推进健康扶贫工程;着力解决因病致贫、返贫问题,向深度贫困地区政策倾斜、资金倾斜;加强深度贫困地区三级医院对口帮扶工作,着力提升当地医疗卫生水平;加强基层医院党组织建设,以党建促改革。

   委员建言

   雄安“无历史包袱”可建新医疗模式

   在与会委员和专家看来,要解决调研过程中发现的医疗服务体系“头重脚轻”和“碎片化”之痛,要着力增强改革发展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打通阻碍机构协作、资源整合的多重壁垒,提升整体质量和效率。

   “要让医生围绕患者转,而不是让患者追着医生跑。”全国政协委员、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首席专家凌锋说。

   不少委员提到,在医疗服务的供给侧,公立大医院应不再成为患者的首诊地和唯一选项。如何建立一个好的医疗模式,凌锋认为,公立医院应建立以公益性为导向的绩效考核机制,禁止把收入作为医生绩效考核的指标。同时,建立“以人为本的一体化医疗服务”,在最短的距离内将医疗资源配置到病人身边,建立医疗智能运营平台帮助患者完成分诊、预约、结算、支付等与病情无关的就医程序。

   “雄安是一个没有历史包袱的新城。”凌锋建议,在雄安新区探索并建立“好的医疗模式”。她说,如果在雄安简单地复制过去,就会错失一次历史机遇,呼吁国家卫健委考虑这次雄安新区的医疗规划,集思广益,推动建立新的医疗模式。

   发挥医保杠杆作用控制过度诊疗行为

   “目前一些医疗机构存在不同程度的过度诊断、过度治疗的行为,造成一些患者不该做的检查做了,不该做的治疗做了。”全国政协委员、山西医科大学校长李思进提到,为避免这个问题的发生,建议医保部门出台相关规定,发挥医保作用,规范医疗服务行为,防止过度诊疗行为的发生。

   李思进建议,除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外,还应与按病种规范临床路径、控制过度诊疗行为联系起来,发挥医保的杠杆作用,持续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

   《关于巩固破除以药补医改革成果,持续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通知》提出,到2020年,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基本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

   “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是价格动态调整的第一原则,但还应与按病种规范临床路径、控制过度诊疗行为联系起来,充分发挥医保的杠杆作用,持续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李思进说。

   成立医保局是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良机

   在多名委员观点中,医院自身改革,医院队伍建设就应摆在重要位置。如果本身没有变化的定力和决心,“再高的温度都孵不出小鸡”。

   来自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高永文,曾担任过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食物及卫生局局长,他从自身经验展开,提出在良好的薪酬待遇之外,更应关注医护人员专业精神的建设。他建议借鉴香港做法,建立跨医疗机构的诊治标准,制定全国性或者地域性的诊治标准,重视药剂师队伍建设,加强医护专业精神建设,在保证医务人员公平、合理薪酬待遇的前提下,重点加强专业服务精神的建设,提高医护人员社会形象,让医护人员以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为荣。

   “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主战场。”全国政协副主席李斌代表政协发言时强调,要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一张蓝图干到底。她提到,医疗、医保、医药是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三驾马车,要坚持“腾空间、调结构、保衔接”的路径,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等改革。这次机构改革成立医保局,并赋予推进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改革的职责,为深入推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提供了良机。相关部门要密切配合,形成改革合力和叠加效应。

   据卫生健康委调查,取消药品加成后,还有50%的医院价格补偿不到位,36%的医院财政补偿不到位,不同地区、不同医院之间差异较大。

   李斌建议,要把建立健全公立医院科学合理的补偿机制放在更突出的位置,有关部门要督促指导地方政府调整价格,落实政府投入,兑现承诺。同时,要统筹安排价格项目调整的顺序、幅度和频次,逐步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诊疗、手术、护理、中医等服务价格。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及时灵活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这项改革任务,要坚持小步快走不停步。”

   部委回应

   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

   推动各地加快建立价格动态调整机制

   在双周会上,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财政部、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四个部委相关负责人分别跟与会委员进行现场互动交流,答疑解惑。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会上表态称,下一步将把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进行到底。

   在巩固取消药品加成改革成果上,将督促各地不折不扣落实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方案,兑现改革政策。持续深化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推动各地加快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及时灵活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全面落实政府对符合规划的公立医院投入政策,建立科学合理的长效补偿机制。同时,持续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协调完善医保总额预算管理办法,强化医保资金精细化管理,发挥医保基础性作用。

   “我们将把委员们的意见建议带回去认真研究。”财政部副部长余蔚平说,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医疗卫生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方案》,这个方案是民生领域出台的第一个划分方案,从公共卫生、医疗保障、计划生育、能力建设四方面来划分。“针对一些地方政府在落实责任方面存在的缺口和困难,督促上级政府加大转移支付予以弥补。同时,中央财政在安排转移支付时,要进一步加大对困难地区倾斜的力度。”

   针对虚高药价和耗材

   将制定城乡统一的医保目录和支付标准

   “虚高的药价和耗材,既是改革的一个难点,但也是改革的突破口。”国家医疗保障局局长胡静林就委员发言回应称,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尽管已取消了药品加成收入,但也应当看到,药品和耗材在医疗费用当中的占比还比较高。按照医保局的主要职责,下一步将发挥好政策引导和监督作用,组织制定城乡统一的医保目录和支付标准,制定相关收费政策,加强医疗服务行为监管,确保医保资金合理使用、安全可控。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认为,委员们对公立医院改革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很有针对性。她说,国家药监局依职责对公立医院使用环节的药品和医疗器械质量进行监督管理,委员们对公立医院改革的关注,是对公众健康的关注,也包含了对药品监管工作的关注。为加强药品监管,国家药监局将深化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提高审评审批的质量和效率,加快创新和临床急需产品的审批,开展仿制药的质量和疗效的一致性评价。

   南都记者 潘珊菊 实习生 赵姬

   发自北京

奥一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