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导诊、刷脸报到......医院如何打造智慧医疗?

2019-01-30 09:00来源:南方+编辑:梁翠蓉
随着“互联网+医疗健康”的进一步深入,越来越多的公立医院正在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手段,打造“智慧医院”,提升大众就医体验。

关联医院公众号,AI导诊推荐专家,线上挂号,到了医院后“刷脸”报到,智能导航带着你一路找到就诊科室,看完病后手机扫一扫线上医保支付……这一切已经不是模拟场景,而是在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就医的真实体验。随着“互联网+医疗健康”的进一步深入,越来越多的公立医院正在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手段,打造“智慧医院”,提升大众就医体验。

现状:互联网+公立医院“疗效”显著

长久以来,大医院看病的“三长一短”(排队挂号时间长、看病候诊时间长、取药缴费时间长、医生问诊时间短)一直被大众所诟病。作为广东省内接收跨区域患者门诊最多的医院,与其他大型三甲医院相比,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更有其特殊性:一是慕名而来的市外患者多,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这一占比达到七成;二是危重患者多,作为全国百佳医院和广东省首批“登峰医院”,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在2018年1月-11月收治门诊病人的危重病例率(CD型率)达到了84.12%,同比增长2.19%。

跨区域就医、病情危急,意味着患者在一个陌生环境看病,就诊难的“痛点”被进一步放大。“这也是我们想尽快拥抱互联网的一个内生动力。”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曹瑞告诉记者。

2018年10月16日,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与腾讯签署了共建“互联网智慧医院”战略合作协议。2018年12月26日智慧门诊上线,通过智能导诊、门诊挂号、在线缴费、医保结算、在线寻医、实时查询(报告单+处方+诊断)等功能建设,提供诊前、诊中、诊后全流程覆盖的线上患者就诊渠道。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患者通过智慧医院进行线上挂号量约为1100人次/天,达到总挂号量15%,线上日均缴费量约占总缴费量10%,这一数字还在稳步增长。

同样的变化也出现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作为深圳市门诊量最大的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年门急诊量超过300万,医院超负荷运转十分典型。大摆人龙的门诊大厅往往是人们到达医院第一眼能够看到的景象,而如今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人山人海的排队长龙一去不返。

2018年12月28日,深圳市人民医院挂牌全国首家“微信医保支付示范医院”,成为全国智慧就医标杆。统计显示,患者在微信上进行“指尖操作”,平均排队时长从过去的50多分钟缩短至2分钟,看病效率提高25倍以上。在线上流程的助力下,医院服务效率也大幅提升,节约收费窗口14个,节省收费人力17人。

“我们门诊大厅原来有14个挂号收费窗口,因为没人,我们已经改成了诊室和中药房,智慧医院不是一个噱头,而是通过互联网技术实实在在方便了病人,提高了医院供给能力。”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如此评价。

路径:牵手互联网巨头打通信息孤岛

2018年10月,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广东省中医药局发布《广东省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实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要以“互联网+”为手段,建设智慧医院。医疗机构要推动诊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与医学设备深度融合,推动应用临床辅助决策系统、智能化医学设备,实现医疗服务快速、便捷、精准、智能;不断优化医疗服务流程,为患者提供预约诊疗、移动支付、床旁结算、就诊排队提醒、结果查询、健康管理等便捷服务。应用可穿戴设备为签约服务患者和重点随访患者提供远程监测和远程指导,实现线上线下医疗服务有效衔接;应用智能导医分诊、智能医学影像识别、患者生命体征集中监测等新手段,提高诊疗效率;应用互联网、物联网等新技术,实现配药发药、内部物流、患者安全管理等信息化、智能化。

这也意味着,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不断成熟,建设智慧医院已是大势所趋。“目前信息化做的好的医院一般是两类,一类是专科医院,它不是很复杂,一类是区域性的医院,而真正排在全国前列的龙头医院,因为体量大,惯性大,去做创新的时候更难。”曹瑞告诉记者。

无论是线上就医流程的再造,还是线下医疗服务的延伸,大型综合公立医院的智慧化改造并不容易。“首先需要打破院内一个个信息‘孤岛’。”曹瑞说。

作为一家有着70多年历史的老牌三甲医院,南方医院颇具代表性。“医院内部有很多系统,比如电子病历系统、检验系统、影像系统、心电系统、护理系统、管理系统……这些信息系统呈现‘孤岛’的状态,互相不连通。人事有一个人事信息单机版系统,财务又有一个单机版的系统。综合性医院尤其是老牌医院,在信息孤岛的打通方面有很大的工作量。”身为负责医院信息化改造的副院长,曹瑞深有感触。“而打通这些子系统建立一个全新的系统,医生终端的操作界面发生改变,医护人员的训练和习惯的改变也是一个很大的痛点。”

起步虽晚,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选择了与互联网巨头腾讯合作的模式,让腾讯牵头做集成,打造互联网智慧医院。

“在诊前,我们开发了号源管理系统和AI导诊,让患者可以便捷线上挂号,精准挂号。诊中,针对南方医院的复杂地形,我们正在开发院内导航系统,让患者可快速找到诊室,并通过刷脸技术在线报到;诊后,针对缴费、拿药、看检查单三个需求点,我们目前已经跟广州市医保先行打通,实现线上医保支付,跟广药合作智能药房,患者可快速拿药,在线查询检查单等等。”曹瑞介绍,针对跨区域重病人出院后回家的“痛点”,医院还推出了医疗转运的预约服务,对接民航铁路系统以及有资质的救护车运营团队,帮助出院患者打通“最后一公里”。

除了提高就诊体验,缩短就医流程,互联网还让公立医院的能力向外延伸。“我们通过互联网技术整合了医生、护士的碎片时间,成立了延续服务部,即当患者的生命体征平稳出院后,由原科室医生、护士,到患者家中巡视、换药,为患者提供出院后的康复管理。这一做法,一方面缩短了病人的住院天数加大公立医院的医疗供给能力,也大幅度降低了政府在医疗投入上的负担,同时降低了患者医疗花费,提升了就医体验。”邱晨告诉记者,医院还在门诊推出“第三把椅子”,即在诊室加一把椅子给专家助理,在病人看病的时候,专家助理就跟病人加微信,如果获得许可,即可将病人纳入“互联网+健康管理”。

未来:实体医院智慧化大势所趋

在曹瑞看来,发展互联网智慧医院有三层价值:第一层是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互联网+技术,为患者带来便捷的就诊体验,用“线上”的方式提升“线下”的效率。第二层是合理利用医疗大数据资源,提升医疗的质量和安全,比如对就诊人流的预测,更智能化地管理病床资源,用药管理更精准更安全等。第三层则是服务于疗效的升级,从底层上打通各种专科医疗数据,反哺临床研究,为疗效提升上带来价值。曹瑞将之归纳成“分数效应”,“以上三层价值,就如‘分数’的分子,越大越好,代表便捷、安全、疗效。分母则是成本——通过效率的提升,资源的合理利用,风险的降低,逐步节省医疗资源,降低用药成本——最终结果让‘分数‘越做越大,老百姓看病越来越容易,医疗健康事业发展越来越均衡。”

对于实体医院互联网化的前景,曹瑞认为,紧密型医联体和专科联盟将成为应用的两大方向。曹瑞透露,南方医院目前正在进行智慧医院改造,接下来也会打造以复诊病人为主的互联网医院,结合紧密型医联体的病人,实现线上诊疗。“比如我们医联体内的太和医院,有一位病人肠道息肉需要切除,因为创口太大,基层医生向上级医院提出申请,我们可以让医生带着病人到南方医院来住院,跟着上手术台,术后医生转送回基层医院。这种模式不仅实现了医联体内的双向转诊,也有利于提升医生个人能力,但首先需要制定配套的绩效评价标准,这种模式也只有在紧密型医联体内才能实现。”

除了医联体外,专科联盟也是一条路径。“比如针对肺癌、消化道早癌等专病,通过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串在专科联盟中,将是更为科学系统的临床研究体系。通过专科联盟实现专病的标准化、一体化治疗,将为中国的健康医药知识体系创造出中国版本。这是价值医疗核心所在。”

不过,实体医院的智慧化改造,目前仍面临标准化不足和医疗质量安全的担忧。业内人士指出,在线下,医院有一套完善的质控标准,例如医生的操作规范均有指南。而将实体的医疗行为搬到网上后如何进行医疗质控?患者线上就诊,医患交流有什么标准控制,发生纠纷如何处理,配套的质控制度和法规性的完善,将成为实体医院探索互联网化道路上必须考虑的一大风险。

声音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曹瑞。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曹瑞。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公立医院首先要有开放的心态拥抱互联网,拥抱创新。其次,做互联网智慧医院一定要把实体医院线下的基础做好。只有把实体医院的主业夯实好,实现数字化、标准化,才能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副院长曹瑞

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

现在应该讨论的是,网络医院怎么做才叫真正意义上的网络医院,因为现在很多是网络咨询平台。网络医院一定要扎根于实体医院,在实体医院的基础上去延伸,目的是弥补完善实体医院的功能不足。

——深圳市人民医院院长邱晨

【记者】严慧芳

奥一头条 Headline
手机看南都 Phone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小程序

南方都市报App

南方都市报App

排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