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话题引热议,卫健委回应

2019-11-27 09:06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梁翠蓉
卫健委回应,不献血不会影响个人信用。

近日,“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的话题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质疑自愿行为是否变“软性强迫”或“有偿奖励”?

对此,发出此消息的主管部分之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下称“卫健委”)回应称,不献血不会影响个人信用,更不会有惩戒措施。

有专家指出,无偿献血加分属于地方社会信用体系下的“个人信用分”范畴,有别于央行的征信系统。

卫健委回应,不献血不会影响个人信用

11月14日,卫健委会同中宣部、中央文明办、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促进无偿献血工作健康发展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各地应当探索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

此消息一出,引发广泛热议。有网友觉得“献血本是无偿,这样的鼓励色彩不等于说是‘有偿’了吗?”;还有网友提出质疑,进行无偿献血就说明信用好吗?也有网友表示担忧,不献血的人会减分吗?

11月26日,卫健委于上海举行发布会,有记者针对网友的疑问进行提问。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回应称,无偿献血行为,更多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仁道主义精神的一个具体体现。此举是让“更多的无偿献血者的善举得到更广范围的支持和肯定”。

她还表示,无偿献血是一种自愿行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当中明确地指出,国家实行无偿献血制度,提倡18周岁到55周岁的健康公民进行自愿献血。

此前,北京市血液中心主任刘江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大家对这件事情有误解。并不是说,记录了你无偿献血,人家就一定说你特别诚信,不献血就说明你这个人没有诚信。”

郭燕红强调,无偿献血加分不会影响个人的信用,更不会带来惩戒的措施。

7月18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在国家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也谈到,“个人信用分可以与守信激励相结合,但不能用于失信惩戒。”

做法源于地方实践,山东、江西等地早有尝试

《通知》提到,各地应当探索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其中,对献血者使用公共设施、参观游览政府办公园等提供优惠待遇。

值得注意的是,南都记者检索公开报道发现,全国已有地方早已将献血纳入个人信用分。

据了解,山东威海市相关文件指出,自2017年1月1日开始计算,凡在威海献血并建立献血档案的市民,献血可以增加信用分,截至2018年11月30日,威海市共为74146名无偿献血者申报了信用加分。威海市还规定,个人信用积分等级达到一定级别后,对应诚信模范级别、诚信优秀级别,将享受奖励激励政策。

据报道,南京市于2016年11月1日正式启用“诚信市民卡”,通过将个人信用信息加注到市民卡中,实施信用奖惩,并通过该卡对“诚实守信好市民”给予相关政策优惠。其中,无偿献血4000毫升以上的献血者被纳入此奖励机制。

郭燕红在发布会上指出,这样的做法是源于地方的实践,像山东的威海、江西、浙江、江苏都把无偿献血作为良好的信息,为个人加分。同时她也强调,《通知》当中是使用了“探索”一词,一方面是要让各地因地制宜、结合实际,另一方面还要循序渐进。

无偿献血纳入的是个人信用分还是个人征信系统?

郭燕红在发布会上表示,无偿献血纳入个人征信系统是个人信用的加分项目。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马剑银告诉南都记者,“她说的个人征信系统其实指的是社会信用体系,有别于我们常说的央行征信系统。”首都师范大学信用立法与信用评估研究中心主任石新中也持类似观点,他曾对南都记者表示,《通知》中的“社会征信系统”并不是指央行征信系统。

“这两个概念混用的情况很普遍,”北京大学金融智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刘新海告诉南都记者。那么,“社会信用体系”和“央行征信系统”到底有什么区别?

据央行征信中心官网介绍,征信系统为国内每一个有信用活动的企业和个人建立了信用档案,形成企业或个人信用报告,是主要用于信贷审批和贷后管理的“经济身份证”。由此可见,征信系统的影响主要集中于金融领域。

据了解,自2014年国务院印发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下称《纲要》)以来,21世纪初开始萌芽并在各地探索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展开。《纲要》指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覆盖政务诚信、商务诚信、社会诚信和司法公信四个重点领域,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目的是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

其中,“个人信用分”就是各地推出的信用建设形式之一,如杭州的“钱江分”、威海的“海贝分”、苏州的“桂花分”等。据媒体报道,以苏州为例,“桂花分”系统汇集了公安、社保、民政、工商等20多个部门的基础数据,通过大数据分析及模型运算得出苏州市民个人信用积分。无偿献血的加分应该属于地方社会信用体系下的“个人信用分”范畴。

刘新海认为,央行征信系统也属于社会信用体系的一部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沈岿曾撰文表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似乎旨在发起一个道德建设的工程,的确超越了“征信”或“信用”在西方和我国早先的意涵。马剑银提出,社会信用体系应该怎么构建,还需要全社会进一步讨论,过分泛化社会信用的概念,反而会适得其反。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李慧琪 南都个人信息保护研究中心研究员尤一炜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