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医生手术误将骨水泥注入胸11椎体,家属称属事故,院方回应

2020-01-08 08:58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对此,南科大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患者手术临近结束时确实出现了疼痛,这与患者选择局麻有关。

南都讯 见习记者 项堃 去年10月13日,王芳(化名)因车祸住入南方科技大学医院(以下简称“南科大医院”)胸外科,医院诊断其患有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建议行胸12椎体骨折PKP手术。但手术却做成了胸11椎体骨折PKP手术。术后5小时左右,王芳病情出现变化,经院内会诊转入心内科治疗。王芳家属认为,王芳术中疼痛感明显,出现晕厥,而院方伪造了病历称术中顺利。手术中的失误属于医疗事故,且术后王芳出现的病情变化也为手术所致,院方应为此负全责。

对此,南科大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患者手术临近结束时确实出现了疼痛,这与患者选择局麻有关。但患者总体上生命体征平稳,因而并未伪造病历。同时,患者在术后出现的房颤主要和患者风湿性心脏病有关。术中的失误是否属于医疗事故需要第三方机构鉴定。院方对患者因手术失误导致的人身损害表示歉意,将根据司法鉴定责任、承担法定赔偿,维护患者权益。记者了解到,南山区卫健局已介入此事,事件还在调查中。

患者家属:

患者术后病情有变 术中误将骨水泥注入胸11椎体

李华(化名)家住深圳南山区,他告诉记者,他母亲王芳去年10月13日因一场车祸进入南方科技大学医院胸外科治疗。据院方《病程记录》,13日王芳因“被电动车撞伤致头部、腰背部、右大腿疼痛4小时”入住胸外科。经诊断,患有“胸12椎体不全骨折”等病症。

对于王芳的胸椎骨折,医生建议手术治疗。据《病程记录》,10月16日,医生查房时指出,患者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为恢复部分畸形;防止继续塌陷和后突加重;减少长期卧床休息所带来的并发症,有明确PKP手术指征,术前检查已经完善,拟明日送往手术室在局麻下行胸12椎体骨折PKP手术。已向患者家属说明手术目的、手术方式、手术重要性,术中及术后可能出现的并发症,患者家属表示理解,签字同意手术。

10月17日王芳进行手术,当日17时40分许手术完毕,但王芳术后的病情却发生变化。据《病程记录》,术后当日22:35,患者感心悸、头晕,心电监护提示“心房颤动”,心律不齐。10月20日,经院内会诊,王芳从转入心血管内科。同时,据《病程记录》,术后王芳的胸12椎体不全骨折的症状依然存在。

李华在母亲术后得知,手术时出现了失误,本应行胸12椎体pkp手术,但手术时医生误将骨水泥注入胸11椎体,做成了胸11椎体pkp手术。“医院纠纷办告诉我是医生自己算错了,主治医生跟我说是机器算错了。”记者在《病程记录》以及11月6日的《医学影像诊断报告》中均看到“胸11椎体pkp手术后,胸12椎体压缩性骨折”的诊断。

患者家属:

院方伪造病历 手术失误属医疗事故  院方应担全责

院方《病程记录》称,术毕,手术麻醉满意,术中病人生命体征平稳,术程顺利。患者清醒,安返病房。但李华告诉记者,手术过程并非如病历所言那样顺利。“当时医生跟我说手术没什么危险,出血量也小,没什么痛苦。但手术的时候,我母亲感到非常痛苦,医生锤和钢钉在敲打穿刺,痛感极强,曾经告诉医生停止手术,但手术仍然继续,我母亲最后有晕厥。全身冒汗。术后医生还对我母亲进行了抢救”。因此,李华认为,院方伪造了病历且有故意伤害的嫌疑。

此外,李华表示,事后发现的医生误将骨水泥注入胸11椎体的情况,应该按照医疗事故来对待。同时,术后母亲有了房颤、心功能不全、心衰等症状且胸12椎体继续骨折。如此种种,都意味着院方应承担责。李华告诉记者,他目前的诉求有三个:首先希望院方能书面给我们道歉。其次,能对我母亲进行积极治疗。最后希望赔偿我们的经济损失,“大概的数目我会算出一个清单来。”

院方:患者术中疼痛与患者选择局麻有关

房颤主要和患者风湿性心脏病有关

院方是否伪造了病历?南科大医院相关负责人镡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予以否认。他告诉记者,10月17日16:20,王芳在局麻下行PKP手术治疗,临近手术结束时患者因局麻镇痛欠佳出现疼痛明显,麻醉医生给予镇痛处置,因而,王芳手术时确实出现了疼痛,但是总体上生命体征平稳,所以病历上写着“安返病房”等字样。“一般医学评价和常人理解的不同,只要生命体征总体平稳,我们就认为手术过程顺利。”

镡先生告诉记者,李华所说的母亲术后有有心衰、房颤等心脏疾病的症状,事实上仅有房颤是术后出现的。镡先生出示的术前和术后两份《超声动图报告单》显示,超声提示王芳均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轻度)伴反流“等症状。而经专家会诊,患者既往有十余年风湿性心脏病史。房颤是风湿性心脏病最常见的并发症,而且随着年龄增长及病史延长出现几率也随之加大。因此,本次手术麻醉存在诱发原发病加重的风险,但主要还是和患者风湿性心脏病基础疾病有关。

镡先生还表示,经院方治疗,目前患者病情平稳。在胸椎骨折方面,患者11月23日复查CT示胸12椎体愈合期改变,后期胸围保护康复。心脏疾病方面,患者手术前10月16日及手术后11月22日心脏彩超检查反应心功能的射血分数63%、68%都是正常的。心电图检查10月18日房颤伴心室率120次/分,经治疗后11月2日、12月6日复查心室率80次/分左右。临床房颤心室率恢复到70-90次已达到理想治疗效果。

是否属于医疗事故、院方承担多少责任需要专业机构评估

镡先生表示,由于医生术中透视计算椎体错误,误将骨水泥注入胸11椎体,这点的确是院方的缺陷,但是否属于医疗事故,则要第三方机构的鉴定。

至于院方需要承担多少责任,镡先生说,在这件事上院方确实要承担责任,但是否属于医疗事故也要专业机构的鉴定。“12月2日患者家属提出70万元左右赔偿要求,因患者未经伤残等级鉴定,所以无法确定伤残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双方未能达成调解。12月12日、12月23日、12月27日我院与患方多次协商,已告知患方法定鉴定机构及相关鉴定程序,告知患方尽快通过鉴定途径明确医院赔偿责任。”

镡先生向记者表示,院方对患者因手术失误导致的人身损害致以诚挚的歉意,将根据司法鉴定责任、承担法定赔偿,维护患者权益;并以此为教训,加强医疗安全管理。

南山区卫健局:事件正在调查

记者了解到,李华已将相关问题反映给了南山区卫健局,卫健局工作人员表示,卫健局已受理此事,事件还在调查中。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