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 目前没证据表明新冠肺炎会成为季节性疾病

大数据预测:武汉封城推迟5天,全国发病峰值可能达17万

2020-03-17 08:04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对新冠肺炎的认识,也是逐步加深的过程。比如潜伏期多长?发病特征有哪些?如何会加重?以及用什么药物来治疗控制?


3月14日,钟南山院士接受采访。

权威解读

很多治疗方案是中国首先提出来的

南都:新冠疫情以来,作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您一直有参与我国的治疗方案的制订,从第一版到第七版,有一个怎样的演变过程?

钟南山:是的,从第一版开始我就参与了治疗方案的制订。到了第二版以后,我就被要求主持诊疗方法的改进。

对于这样一种全新的疾病,开始时我们对它的病原学、传播途径都不明确,以为就是飞沫、接触传播。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逐渐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包括从粪便、尿液中培养出活病毒后,我们就开始警惕新的、潜在的传播途径可能。

对新冠肺炎的认识,也是逐步加深的过程。比如潜伏期多长?发病特征有哪些?如何会加重?以及用什么药物来治疗控制?这些问题都是不断探索、不断更新的过程。我们实际上是摸着石头过河。

这期间,我们发现了潜伏期具有传染性,我们发现了很多早期的病患不一定有发烧,再比如我们发现了一些有效的办法、方案,我们都在不断补充,充实到新版的治疗方案当中。

从抗病毒药物阿比多尔、克力芝到磷酸氯喹、再生医学领域的干细胞治疗和恢复期血浆的应用,这些都是我们基于临床实践找到的方案,并在甄别后放到了新版本的方案当中。其中很多方案是我们中国临床一线首先提出来的。

此外,在治疗端,我们也添加了采用氢气、氧气混合气体吸入的方案。在临床实践中,我们发现了这样能够减少呼吸道阻力,使患者的缺氧情况得到较快改善。

这些基于临床实践的方案,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都起到了一定的指导作用。现在国外同行,也在跟我们索取诊疗的技术方案。我们中国的救治经验对国外也有一定的指导作用。


新冠肺炎会季节性流行?没有证据


南都:有专家认为新冠肺炎可能像流感那样,每年冬春季就出现,您如何看待?

钟南山:现在把新冠肺炎说成是一个常态的,像流感那样季节性出现的流行病,我觉得为时过早。这个世纪,已经出现了三次冠状病毒引发肺炎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03年的非典,2013年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再就是当下的新冠肺炎,三次都是突然发生的。新冠肺炎会不会变成一个类似流感那样的季节性流行病?目前我看可能性还不大。

新冠跟流感有许多不同,其一就是传染性比流感更强,从传播指数来看,流感的传播指数是接近1.5,SARS是2-2.5,新冠肺炎接近3,新冠肺炎的传播率更高。

而且相较于其他两种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新冠肺炎的病死率要低许多。SARS的病死率接近10%,MERS接近30%,新冠肺炎,如果积极防控,观察到数据也就在1%左右。

再就是我们目前监测到的资料证据,还不足以让我们产生新冠肺炎会变成季节性疾病的判断,我看现在的证据还不够。新冠肺炎为什么会出现?它会不会跟气候的变化和各种外界的生态条件变化有关?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咽拭子机器人采样会比较安全准确


南都:在科研领域您广泛涉猎,目前在治疗端、预防端,有没有一些提振大家士气的成果?

钟南山:在预防方面我们做了许多工作,以前的经验告诉我们,采集患者咽拭子的过程其实相当高危,也比较容易出现假阴性等结果不准的问题。所以研发了咽拭子机器人,能够比较准确地采样。

我们还研发了一些负压、层流的诊疗台,就是发热门诊诊疗台和个人防护的病床。有了这些设备,病人呼出的气体将被较好地收集起来,医生、护士就不会跟病毒直接接触。

在诊断端,我们针对新冠肺炎患者在患病3-4天往往会产生IgM抗体的特性,开发了新型的血清检测手段,更为灵敏、高效、准确。

大家关心的疫苗,广东也一直在进行全力研发,进展很快,而且是“几条腿”一起走。有mRNA疫苗、重组蛋白疫苗,以腺病毒、纳米材料做载体的疫苗。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广东、全国的科研团队都在加紧努力攻关。

当前的疫情已经进入“外防输入”阶段,疫苗的需求会非常大,非常迫切。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的传播,持续的时间也会长一些,疫苗制作非常重要。

在治疗端,我们正进行一些严格的对照实验。比如磷酸氯喹的应用,现在初步看起来是有一定效果的。再比如瑞德西韦的应用,也在加速进行临床验证。

如此多方面的广泛研究,让中国的临床医生和17年前比起来有极大的不同。现在,大多数医务人员不仅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也把论文写到世界各个国家,写到了临床实践当中。


重型以上患者的小气管破坏比较厉害


南都:您多次在会诊、方案制订时提出来的加强重症患者小气道的管理,现在的应用效果如何?

钟南山:加强重型、危重型患者的小气道管理,我们一直在采用,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结合病理来看,新冠肺炎有和非典同样的典型性病毒肺症状,比如小血管的破坏、坏死、微血栓的形成、上皮脱落,以及间质性纤维化等。我们还注意到重型以上新冠肺炎患者的小气管、小气道里的上皮细胞破坏比较厉害,容易造成堵塞,再就是包括肺泡、小气道里有大量的纤维素性渗出,这些液体填充,造成后面的治疗非常困难。

发现问题后,我们也提出早期使用大剂量的祛痰剂和抗氧化剂,以及适当进行纤维支气管镜的吸引、冲洗,对一些病人是能够起到辅助作用的。


  治理建言

提升CDC地位,是为了给全社会争取时间窗


南都:您提出了要加强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建设并提升其地位。您提这个建议是基于什么样的考量?  

钟南山:我们知道经过漫长的历史时期后,现在的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和谐,特别是人跟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

这个地球本来是很适合人生存的,可由于人为的很多因素,比如吃野生动物等活动,造成了生态环境的变化。这种变化,会导致动物传染病跨物种传播概率的增加。最近这几十年来出现的新发传染病,80%都是经由动物传播给人类的,包括艾滋病、高致病性禽流感、三次冠状病毒的传播。

在这个大背景下,其实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疾病预防与控制体系。CDC在西方国家的地位是比较高的。急性传染病是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既然是突发,就会来得很快,发展得更快,就像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

CDC,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单纯的信息收集的技术机构,简单地将信息上报给上级部门,再由上级部门来决定(是否向公众公开)。CDC应该被赋予更大的权力,在紧急的情况下,它甚至有权力能够向公众公布作为预警。有时候,差几天就差很远。强调加强CDC建设,提升CDC地位,正是为了争取这样的时间窗。

CDC应有一定行政权


当前我们的CDC,基本上就是一个技术部门,它只负责调查资料,完了以后上报给有关部门。这就非常考验我们有关部门的认识程度,不同的认识程度可能造成千差万别的结果。

举个例子,我们在17年前应对非典问题时,我们发现了一个聚集性的感染后,就比较警惕了。当时广东就向全省发放通知文件,告知公众新发现了一个不明原因的急性传染病,它的特点怎么样,请大家要注意防护,要注意隔离。

再就是2015年上海出现了一家三口同时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H7N9时,因为有这方面意识,医务人员和公共卫生人员立即警惕起来。经过认真的监测、分离病毒,结果发现了H7N9感染。而且当时也没有出现严重的人传人现象,并没有造成疫情的散播,带来更为深远的影响。

这一次也是这样。2019年12月30日,已经有医生发现了一家三口的聚集性发病。这个信号应该引起地方部门、CDC的高度重视。虽然只是发现了这个事情,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但是没给予足够重视,才会出现后来的问题。延缓了对它的控制,造成了疫情的传播。

所以我说CDC应该有一定的行政权,除了资料、信息收集、并在技术上做一些鉴定、研判以外,在紧急的情况下,CDC应该可以向社会直接公布出现的疫情情况,立刻让大家重视这个问题,及时警惕及时预防。


武汉封城若推后5天,全国发病峰值可能有17万


我们做了一个病情的预测,基于一个传统的模式,再加上我国的强力干预因素,再使用我们的AI分析系统,在1月底2月初用了10天与真实发生的数字进行对照,并调整模型。在2月份就得出了我国的疾病高峰大概是7万多人发病的结果,远比国外预测的数据更接近真实情况。

当时中央在1月23日提出来,武汉要封城,同时全国各地配套做好联防联控,其核心就是:做好自我防护、自我检测、及时诊断、及时隔离。所以疫情在全国湖北以外省份没有出现暴发,哪怕比较多病例的两个省——广东、浙江,也就1000多例,而且以输入性为主。我们也曾经进行了预测,如果类似的封城行动再往前5天,到现在为止,全国的病例数大概会是2万;但是如果再推后5天,全国到3月份后的发病峰值应该是17万。

早期的科学防控措施是极为重要的。这些工作谁来做?应该是CDC来做,进行研判、预测。必要的紧急情况下,CDC应该有权力向社会发出预警。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