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名4月大婴儿在保姆看护时坠床,一个月后检查发现孩子骨折

2020-07-24 08:21作者:林子丹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经多方调解,当事双方未能就赔偿达成一致。对此律师表示,员工工作行为的后果应该由所在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南都讯 近日,居住在福田区上梅林的陈女士向南都记者反馈,深圳市卓诚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派出的保姆刘某因疏忽,造成4月大的婴儿坠床骨折。陈女士要求家政公司给予赔偿并解除合同,但对方认为孩子骨折缺乏证据支持。经多方调解,当事双方未能就赔偿达成一致。对此律师表示,员工工作行为的后果应该由所在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72051595550217.jpg

孩子在深圳市儿童医院就诊时的病历

保姆工作第二天四个月大婴儿坠床

一个月后检查发现孩子骨折

今年6月9日,就职于深圳市卓诚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卓诚家政)的保姆刘苹(化名),正式开始看护雇主陈女士的孩子。

陈女士告诉记者,因为自己四个月大的孩子已学会翻身,她特地叮嘱了保姆要多加小心,并在当天全程陪同刘苹照顾孩子。6月10日,当刘苹单独照看时,孩子却意外坠床。陈女士称,当时她正好离开去洗澡,随后听见了孩子的哭声。她赶到后保姆向她演示了事情经过:因为孩子弄翻了山茶油,刘苹要去清理时将孩子放在床边,随后孩子摔落到了地上。

“床是1.8米宽的大床,可以放在床中间,旁边也另有婴儿床,她却把孩子放在床边”,陈女士认为,这本身就是极缺乏专业性的失职行为。

陈女士表示,第二天她就摸到孩子的脑袋后侧有一处鼓包,但因为考虑到新冠疫情期间带孩子去医院存在风险,她便通过手机线上问诊。根据医生的指示,在当时孩子看不出明显外伤、精神状态良好的前提下,暂时留家观察。到了7月11日,孩子头部皮下淤血已经吸收,陈女士摸到其头部右边有凹陷,后经深圳市儿童医院医生检查,孩子出现骨折。据陈女士出示的病历显示,医生初步诊断结果为“右顶骨凹陷性骨折”。

记者从深圳市儿童医院了解到,当日医生接诊后经查体判断孩子为右顶骨凹陷性骨折。因孩子并未出现其他异常状况,故未进行CT检查。医院表示,CT检查会有一定量的辐射,在非必要情况下不会给孩子进行该检查。

47931595550239.jpg

保姆刘苹在深圳市家政服务行业协会上的相关证书评级

涉事保姆为家政公司推荐

公司称其保姆均经过相关培训

陈女士告诉记者,上一任保姆因私事离职,卓诚家政的卓姓工作人员才向其推荐刘某来接替。据这位工作人员给陈女士展示的资料显示,刘某有4年照顾孩子的经验,也带过刚满月的宝宝,具备婴幼儿护理、肚脐护理等专业技能,资质级别属于二级。

记者以雇佣保姆的名义拨打了卓诚家政公司的客服电话,工作人员在介绍过程中提到,公司会在保姆上岗前进行对其进行看护安全的相关培训:“怎么放在床上、看孩子能不能翻身、怎么保护头、放到床的哪里,这些都有教的。最重要的就是安全性,(防止)磕碰这些”。

此外这位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保姆级别是公司通过对其工作年限、素质、学历、相关能力等综合考量而得出的评价,二级属于中等级别,高级级别的保姆一般有5-10年工作经验。她表示,其公司的“高级保姆都是零投诉的”。

同时记者在深圳市家政行业协会网站上查询到,刘某在母婴护理、育婴师等项目中的评级均属于“高级”。

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这位保姆,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

59611595550268.jpg

保姆雇佣三方合同中提到的相关责任条款

坠床孩子妈妈要求赔偿

家政公司质疑诊断结果

多方介入调解未果

陈女士告诉记者,坠床发生第二天她就提出要更换保姆,但卓诚家政一直未给出合适人选,并表示刘苹在此次疏忽后应该会更加谨慎、建议留用。7月5号,陈女士再次催促卓诚家政更换保姆,对方同意派出新任的阿姨接替。

因涉及费用结算,陈女士提出从刘苹工资中扣除1500元作为补偿,但被卓诚家政拒绝。陈女士称,对方给出的理由是“以前有过这种事,没有雇主要求过赔偿”,并提议扣除保姆2到3天工资作为警示,但陈女士并未同意。后续当孩子确诊骨折,陈女士要求卓诚家政赔偿3万元也未被接受。

陈女士表示,后来保姆刘苹曾主动口头表示放弃自己在服务期限(6月9日至7月7日)内的4600余元工资作为补偿。

记者就赔偿事宜向卓诚家政进行核实,向陈女士推荐保姆的卓女士表示,因为坠床已过去一月有余,无法证明骨折是坠床所致,而且没有CT检查报告作为实证也无法确定孩子骨折。加上孩子的后续状况良好,公司不适合赔偿如此大的金额。

7月中旬横岗街道办、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以下简称消委会)相继介入调解。记者从横岗街道办了解到,因双方僵持不下,街道建议雇主与中介双方各承担50%的保姆工资,卓诚家政同意在此基础上解除合同并退还中介费,但陈女士没有接受。

陈女士称,17日消委会介入调解后,卓诚家政提出由她让保姆手写一份放弃工资作为补偿的说明,双方即可解除合同并退还中介费。而当她联系保姆时得到的回复是“我工资的事全权委托卓诚家政,你不用给我发信息了”。对此记者向卓诚家政的卓女士核实,对方表示对此并不知情。23日记者从消委员了解到,目前仍处于调解阶段,具体调解情况细节暂不便透露。

在采访中卓诚家政的卓女士提到,对于保姆造成意外伤害的事项,公司向保险公司购买了理赔服务,但需要雇主提供相关材料证明,陈女士当时并未同意提供。

记者就此向陈女士核实,她表示卓诚家政向她说明的是“为保姆买的意外险”,也没有说明理赔对象具体是谁。卓诚家政则称,意外险理赔金额会按照事项划分给雇主,不需要说明对象。

此外,陈女士还对当初签订的雇佣合同中有关权责的条款提出了质疑:自己和保姆作为甲方与丙方,在协议中都标明了其权利及义务,而对于作为乙方的家政公司仅标明了“权利”一项。

律师意见:员工工作行为后果应由家政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广东大匠律师事务所刘小前律师认为,合同中关于卓诚家政作为乙方的部分,其实包括了一部分义务的内容,但不太完善,最好还需要更明晰的补充。至于购买保险也属于乙方的责任,且建议通常需要同时为丙方购买《家政人员意外伤害保险》,以及为甲方购买《家政人员服务责任险》,实际情况还需双方商议而定。

对于此次意外的相应责任,刘律师表示,员工工作行为的后果应该由所在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卓诚家政所拟的三方合同中规定的“如丙方由于疏忽不慎或违规操作而危及到甲方家庭人员有人身伤害或生命安全的,均由丙方承担法律及经济责任”条款减轻了乙方(卓诚家政)的责任,从法律角度来说这一条款应该是无效的。

刘律师还指出,如果保姆有重大过错,雇主可以要求解除合同。首先需要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可以诉讼解决;雇主也可以依据约定单方面解除合同,但单方面解除仍难避免诉讼的发生。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