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形势复杂、境外输入压力大 深圳各区增设临时中转隔离酒店

2020-07-29 09:38来源:南方都市报编辑:许素霞
为确保深圳市疫情防控形势平稳,深圳各区增加设立了临时中转隔离酒店。

66311595986664.jpg

社区工作人员为居民提供防疫服务。

29821595986681.jpg

社区工作人员对境外输入人员进行排查。

7月26日下午,接香港卫生防护中心通报,有一名港籍货车司机在香港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经查,该司机曾在深圳市多处逗留,导致数千名一般接触者需进行核酸检测。自6月底以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疫情出现反弹,大量旅客出于避险目的集中入境内地。作为拥有双口岸及高铁站的区域,在福田置业、定居的香港居民不在少数,防控压力可想而知。为确保深圳市疫情防控形势平稳,深圳各区增加设立了临时中转隔离酒店。

疫情发生以来,福田是发现全省第一例确诊病例的地方,是发现全省第一例新冠肺炎“人传人”现象的地方,也是发现全省第一起境外输入病例的地方,累计确诊病例数居全市各区第二,疫情防控形势复杂、防控压力大。面对疫情冲击,福田辖区82例确诊病例全部治愈出院、实现“零病亡”,福田已经连续140多天确诊病例“零新增”,社区传播“零报告”,医院感染“零发生”,特殊场所“零感染”。取得这些成果,福田区发生了很多平凡又让人动容的故事。

丈夫确诊后,她主动通知邻居并隔离

2月3日,郭洁(化名)的丈夫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和大多数感染者不同,郭洁的丈夫不曾去过湖北,也没有接触过从疫区回来的人,他至今也不知道是怎么感染上的。好在丈夫每次感冒、发烧都会自觉隔离,这个习惯让他的密切接触者无一感染。

丈夫确诊后,郭洁先通知了社区和邻居,“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像惊弓之鸟,有点动静都恐慌得不行。”郭洁跟楼栋里的邻居解释后,也进行着自我隔离,“不想给大家添麻烦,虽然不是每一户都认识,但毕竟住了好多年了,彼此都很体谅。”

当天,她和孩子被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前往驿站进行集中隔离。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居家隔离了一段时间。按照疾控的要求,2月7日,核酸检测为阴性后,郭洁带着孩子从驿站回到侨香村。

换着地方隔离,生活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回家后,郭洁保持着继续隔离的状态,如果要寄快递的话,郭洁会把物件放在门口,再拍照给社区书记。这个专门针对居家隔离居民的群,里面还有社区、社康、派出所、物管处的工作人员在其中。从入群开始,郭洁就被告知这是个专门提供服务的群,“我说我要寄快递,他知道了以后就会派人上门,再把底单拍给我。他不会让你觉得你什么都做不了了,其实你什么都可以做。”

让郭洁意外的不只是居家隔离服务,还有邻居们的态度。虽然说起新冠肺炎,大家都胆战心惊,也格外敏感,但当她主动讲清楚了情况并早早自我隔离后,不时会收到来自邻居的问候。“都问你需不需要添置什么,焖了鸭子也说要放到我家门口,但那时候我已经去驿站,没这个口福了。”

经此一役,郭洁坦言,大多数邻居投来的都是善意的关心,“如果你让他们去猜,彼此之间就会有嫌隙。我主动告知后,也表达了我会主动隔离,大家就可以保持距离,其实这样对大家都好。”

3月23日,郭洁的丈夫取得治愈通知书,意味着他可以重新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状况。可丈夫依然保持谨慎,没有回家,而是请社区帮忙联系了驿站,“希望能再观察一阵子,多做几次复查,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了再回村。”

担心不能出门,韩籍居民带足一个月食物返深

今年2月底以来,深圳各地逐渐涌入境外居民,ACT模式从最早将高风险地区设定为湖北,后来又增加了浙江温州等省市,到后来境外输入成为新的防控重点。伴随疫情的发展,三人小组的模式逐渐扩展为四人小组、甚至五人小组,物管和翻译加入其中。而这些变化,都建立在侨香社区的ACT模式之上。

面积9.57平方公里的香蜜湖街道,居住着1782名国际友人,其中韩国籍626人,占全市总数的15%。外籍人士多、国际化程度高,让这个街道在经历了国内高风险地区人员返深潮的疫情防控后,又迎来了境外输入病例。

2月27日,姜敏硕从韩国回到深圳。因为担心不能出门,他从韩国带了满满一行李箱的食物回来,“以为这里不能外卖也不能快递,给自己准备了一个月的量。”姜敏硕的行李箱里摆放的都是冷冻食品,还有一些主食。虽然回到深圳之后发现物业可以帮隔离人员取快递,但他不太好意思麻烦他们。

后来,因为带的食物种类有限,姜敏硕和室友还是忍不住用了一次快递,“拜托他们帮我拿了矿泉水和拉面上来,真的很感谢。”在深圳从事半导体行业已经有两年半了,姜敏硕一直住在香蜜湖街道。经过这次,他感觉深圳比韩国更安全。

夫妻擅长朝鲜语,主动担任翻译志愿者

香蜜湖街道是深圳韩国人的主要聚集地之一,而东海社区则是更为集中的地方。韩式餐饮、韩国超市、韩国发型沙龙等充斥着韩国元素的业态在这里应有尽有。

朴贤玉作为东海花园二期业主,因为擅长朝鲜语,和社区里的韩国邻居颇为熟络。2月24日,在东海社区的妈妈群里,朴贤玉看到了一封来自业委会的求助,“有没有妈妈会说韩国语且能说能写的?”彼时,韩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激增,朴贤玉听说大量韩国来的旅客涌入青岛。看到这句话后,她猜到了社区要招募翻译志愿者。

“我看一下能不能帮到您。”当晚11点50分,业委会主任发来了一份中文版的《韩国住户居家隔离资料》。在把孩子哄睡之后,凌晨1点多朴贤玉开始翻译这份资料。由于先生也会韩语,双重把关后,朴贤玉将翻译后的文稿发了回去。“担心这个资料会不会交流有问题,我就把电话留在下面,毕竟都在小区内,这样他们有急事可以随时联系。”此后,朴贤玉也陆续接到过几通来自韩国居民的询问,期间更和丈夫配合处理了一个棘手的情况。

3月7日晚10点半,一个韩国企业的高管下榻在东海社区朗廷酒店,按要求他需要去驿站隔离。但当晚该公司的翻译不愿出面,社区便找到了朴贤玉,“那天婆婆身体不太舒服,我需要居家照顾。”眼看情况紧急,朴贤玉又将情况告知了先生。“他二话没说,直接就去酒店帮忙协商。”语言互通后,朴贤玉的先生才了解到,其实这名外籍人员并非不愿意配合,而是由于语言障碍摸不清状况。当晚,在他的协调下,这名韩国人顺利进入驿站隔离。

朴贤玉和先生在惠州经营一家科技公司,招募志愿者那会儿已经复工复产,加上家里又有老人和孩子需要照顾,朴贤玉一度担心自己不能很好地胜任工作。可当她把社区的需求和先生商量后,很快就得到了支持。“我先生说,你要是觉得很忙,翻译不过来,你发给我,我有时间会配合你翻译,他很积极。”武汉疫情暴发的时候,韩国捐献了不少物资,对中国的友好,让朴贤玉夫妻都希望在这个时候能出一份力。


48小时排行

  • 站内
  • 见报

    广告ADs